向Khan Academy学习公益创新

2011年11月4日以教育视频分享为核心的公益项目Khan Academy宣布从O’Sullivan基金会获得500万美元投资,这个新闻激起人们对它的关注。它的成长过程也是“社会化网络实际就是一个孵化器”这个猜想的一个例证。个体坚持不懈的分享,可以在社会化网络这个巨大的孵化器里自

当社会化网络成为一个孵化器

传统的孵化器是以实体形式存在,为新创公司提供办公空间,政策支持和创业技能援助等等,大部分是地方政府为了鼓励当地的创业文化而兴建的半官方服务机构。许多做的不好的孵化器,其实质只是一个商业空间出租项目,没有发挥出孵化创业企业的功效。随着时代进化,科技创业兴起,办公空间逐渐不是创业公司的主要障碍,天使资金、创业技能和社会网络支持,成为创业企业尤其是网络创业公司迫切需要的三类资源。有鉴于此,新类型的孵化器也操作着这个方向去发展。

如果我们把分享主义的思想纳入到新孵化器的构思中,那么这个方向就有两个极端产生:

  • 每个分享者都可以是一个孵化器。
  • 社会化网络实际上就是一个巨大的孵化器。

2011年11月4日以教育视频分享为核心的公益项目Khan Academy宣布从O’Sullivan基金会获得500万美元投资,这个新闻激起人们对它的关注。它的成长过程也是“社会化网络实际就是一个孵化器”这个猜想的一个例证。

我们可以先看看Khan Academy创始人Salman Khan在TED大会上的演讲

Salman Khan: 他是一个比较有趣的人。毕业于麻省理工,之前是一位对冲基金分析师,几年前,他给外甥女补课,并且尝试将一些他觉得会反复出现的课程做成视频放到 YouTube上。出乎他意料的是,居然有不少人对他的视频感兴趣,并且给他写评论大加称赞。后来他决定从最简单的代数开始,要给所有的中小学课程做免费的视频。这样做了两年多,并且于09年的时候获得了 Google的一个大奖。比尔·盖茨对这个项目非常感兴趣,并且乐意以基金会的名义去支持他。Salman 的想法是,让免费教育真正成为可能,让每个人都能享受到最优质的教育。这段简介由Tony Yet撰写

个体坚持不懈的分享,可以在社会化网络这个巨大的孵化器里自由生长,并且获得它成长为一个运动所需要的社会资源。下面是Oliver Ding从这个角度对Khan Academy的故事解读。

公开分享:兼顾利己和利他

Khan在最初的阶段,只是给自己的外甥女补课。如果他没有选择在YouTube上公开分享这些视频,就不可能获得大家的评论和反馈。如果他没有公开分享,他即使给他的外甥女做200堂补习课,这些付出也只是他外甥女受益。

公开分享只是观念上的一个改变,却可以将利己的行为转化为利己/利他两者兼顾。公开分享让分享成果获得一个巨大的可能性,让每个人的点滴创造都由可能被千里之外,数年之后的受众所查阅,并受益许多分享者一辈子都不可能认识的人。

关于公开分享的精妙,可以从阅读Isaac Mao的《分享主义:一场思维革命》一文或领略到,如果你没有读过此文,现在阅读不迟。下面是一小段节选:

我们的大脑从本质上就是乐于分享的。这一点对于创造过程来说具有深刻的意义。当你拥有创作冲动时,如果坚持分享,你会发现很容易找到更多的创意。创意的生成过程不是线性的,而更像是沿着思维进程滚雪球的过程--随着创意雪球的惯性前行和扩大。如果你内心的认知系统鼓励分享,你就会建立一个令人愉悦的的反馈闭环,反过来帮助你产生更多的创意。这是一种蝴蝶效应--你最初投入的一点点微不足道的创意,最终将使你,乃至整个世界都充满创意。

然而,恰恰是由于关闭了这条分享的通路,大多数成年人在日常决策中往往缺乏创造力。原本,人是愿意分享自己的创造成果的。但是,受一种宣扬保护个人创意的文化所熏陶,人们开始认为分享危险的。接着,人们大脑中的分享主义被逐渐弱化,社会也不再鼓励人们分享。与此想法,如果我们更够鼓励一个人去分享,她将保持这种分享的天性。分享主义将作为记忆和直觉在头脑中根深蒂固。将来有一天当面临有关创作的决策时,她将选择“分享”。

情感支持:需求反馈驱动的利他动机

来自外界的反馈将Khan的分享带领到下一个阶段。因为YouTube的受众来自五湖四海,这些散布在各地的零碎的声音,集中起来反馈给Khan,给他以极大的情感支持。这令他感觉到纯粹利他的分享,其实是非常有意义的事情,这时候他的思考已经超越了满足于服务外甥女的这个层面。

人们对于价值的认知,以及对于事物的意义,在不同尺度的地理范围和不同区间的时间范围里,呈现不同的面貌。数年前一个活跃的大学生blogger告诉我,他在宿舍里被大学同学看成是个怪人,这不影响他后来被中国最知名的互联网公司雇佣。同样,另外一个坚信自由文化的geek告诉我,他也无法在他所在的大学里找到知音,这不影响他坚持自己的探索,并在友人的支持下建立一个网络社区,更进一步融入到全球社区中。

在社会化网络环境中的公开分享,会带来跨越地理界限和时间界限的情感支持和需求反馈,这通常是个体在现实社会环境中的公开分享无法获取的。“情感联结(Emotion Connection)”是理解社会化网络的本质的重要方向之一,它可以从三个层次去理解:

  • 自我建构: 当人们在网络上进行分享,他们就在网络上构建自我身份。程乐华老师称这个身份为“网我(网络自我)”。无论这个身份是“补充性网我”(现实自我在网络上的延伸),还是“补偿性网我”(受社会限制无法在现实生活中扮演的角色,在网络环境下得以实现),分享都是最基本的建构手段。

  • 社区共鸣: 当人们分享对于某个品牌/项目/事件/社区的信息,即使这些信息不是属于他们原创的,当他们开始分享,他们感觉到自我和社区联结起来,即使这些联结是单向的关注(“暗恋”是非常重要的情感寄托手段之一)。当人们发现其他人也在通过分享表达同样的情感,社区共鸣就此诞生。Twitter上#TEDx标签此起彼落正是最好的例证之一。

  • 社会支持: 当“情感联结”的规模超越个人层面和社区层面,上升到社会运动层次,分享就转变为寻求社会支持的利器。透过快速而宽广的分享,共同情感可以将人们凝聚在一起,微内容促成微行动,微行动带来微更改变。

简单重复:将时间转化为规模

从个人行为转化为一个长期项目中的关键就是坚持。如果任何一个好的创意,善举,不能坚持,最多就是昙花一现。如果要坚持,最好的策略就是选择一件简单的事情,重复它100遍,1000遍,10,000遍。坚持6个月,12个月,24个月。找到100个粉丝,1000个粉丝,10,000个粉丝。

有许多项目夭折在前6个月,有许多项目无法简单重复。我近期观察到的多个项目都是在一个美好远景的指引下,迅速在短短的几个月内选择了多元化的战略,什么都想做,动员社区成员做这个,做哪个。我的预言是,如果他们不选择一件简单的任务来重复,那么他们将来就无法将时间转化为规模。

在社会化网络上的公开分享,需要很长时间的积累来触发规模效应。不断不断有新的受众和用户群体来接触到你的分享成果(最新的和存档的)。如果你中断了这种分享,或者分享的内容不够单一,不能形成鲜明的风格,那么这种规模效应就无法达成。

资本兑现:从业余到专业运作的资源筹集

如果公开分享积累到了一定时间,达到了一定的规模效应,那么这个项目的社会资本很容易兑现为货币资本,从而获得进行专业化运作所需要的各类资源。这个世界有大量的有钱人,他们懒于做事,只是想出钱帮忙想做事的人把事情做的更好。如果你不能证明自己是一个想做事的人,并且能够把事做好的人,他们的钱是不会落到你头上的。

Khan Academy是如何获得Google的资助的呢? 它参加了Google十周年时举办的“Google 创想 10 的 100 次方”的公益竞赛。这个公益竞赛的资料,可以参考我在豆瓣上创建的小组。当时的竞赛实际上是归纳了16个资助方向,并没有列出具体的哪个项目。

自去年秋天我们发出“创想 10^100”的号召以来,有 170 多个国家/地区的人们积极响应,提交了超过 15 万(即大约 10^5.2)条创意,令我们应接不暇。这些创意中有的是针对广泛的投资领域提出的建议,有的则是十分具体的技术和实施方案建议。由于我们逐渐注意到,有很多彼此类似的创意都围绕着某些主题,因此我们决定试着在各种创意间博采众长,以形成新的方法来解决某些重大问题。下面列出了最终评选出的 16 条最佳创意,每条创意都是众多用户创意的结晶。

Khan Academy所归属的那个方向:《16 条最佳创意之2:免费在线提供教育资源》。最后google选出了5个方向,并且在5个方向下各奖励了1个项目,每个项目获得200万美金。大家可以直接在google的项目网站看到。

Google选择Khan Academy当然有考虑到它是善用YouTube的一个范例,这是公共利益和企业利益的一个平衡,是企业社会责任的一个重要原则。大陆有许多的公司,在发起类似的公益竞赛时,做的太过了,把公益竞赛变成了变相的公司宣传,乃至产品促销。

当然,这里还有很多独立的基金会,没有夹带私货地对一些项目提供资助。例如:全球之声在线(Global Voices Online)这个非赢利的全球性公民新闻网站。这个项目也是从2个人的blog项目开始,一步一步成长为全球公民媒体运动的一面旗帜。全球之声在线(Global Voices Online)通过两种方式获得资助。一种是个别项目的资助,很多机构通过赞助它们的某个活动,某个会议,某个研究计划,或者某个子项目。这里是这些机构和它们的资助细节。第二种是整个项目的投资。在2010年7月,全球之声在线(Global Voices Online)获得 Omidyar Network的120万美金投资。全球之声在线在2005年开始,在2008年在荷兰注册成为一个公益组织 Friends of Global Voices 。Omidyar Network是eBay的创始人Pierre Omidyar和他的妻子Pam创立的基金会,曾经资助过运作wikipedia的Wikimedia Foundation, 创作共用( Creative Commons), Ushahidi, 和 WITNESS 等等。

云孵化:基于公开分享的新类型社会协作

上面的分析展示了个人的公开分享如何在社会化网络这个孵化器里自由孵化的过程。我不否认政府或者传统的商业机构/基金会的作用。我想强调的是,社会化网络提供了一个新的可能性:

通过弱链接来达成社会协作。

在这个时代做英雄比雷锋的年代更容易,最初你根本不需要牺牲,在解决你自己的问题的同时,顺带借助社会化网络公开分享。然后,传奇就会开始,你可以选择继续升级你的冒险到下一个层次,或者将接力棒转交给你的伙伴或者粉丝。

当你善用网络,进行分享,坚持你的牺牲,社会化网络将回报你以情感支持和社会资本,这些足够撬动一场变革社会的运动。

参考资料包

这是关于Khan Academy的资料包,收录了多个视频和多篇文章,全部是英文资料。你可以在翻墙访问之后,阅读这些链接,观看这些视频,写下你自己对这个故事的感想。

微课作者

  • 本微课的作者是Oliver Ding, 他是Swordi Media Lab的创始人。他的WEE个人帐号:http://joinwee.com/accounts/oliverding/
  • 本微课改编自他在2011年11月17日撰写的博客文章

如何学习这门微课?

  • 视频:观看Khan Academy创始人Salman Khan在TED大会上的演讲
  • 问题:基于弱链接和强链接的公益协作有何区别?
  • 案例:深入阅读文中提到的 全球之声在线(Global Voices Online)案例,参考本文格式撰写一门案例分析的微课:《向全球之声在线学习如何创立公民媒体组织》
  • 相关:阅读PPT《梦想的社会化:如何用社会化媒体来放大你的梦想》。
  • 工具:考察点名时间追梦网上的公众筹资项目,对比筹资成功和筹资失败的项目,看看他们在运用社会化媒体来动员社会资源上的差别。

如何召集微聚?

如果你的城市有人曾经在点名时间和追梦网上成功做了公众筹资,你可以召集2-3人去采访这些人,请教他们如何借助社会化网络了成长自己的梦想。

发起微聚时,请在微聚详情那里做详细的自我介绍,不要浪费每一次展示自己的机会,贴出你的个人照片,说说自己的故事,再说说你学习了这个微课的感想,为何想要召集微聚。可以参考这里的邀请函


最新讨论

+发言
主题 发言人 条数 时间
问题:基于弱链接和强链接的公益协作有何区别? Xiulizhuang 1条回应 2013-12-19 10:15
阅读之后的几点认识 wwq0327 2条回应 2013-12-18 21:12
认识可汗学院的多元视角 Xiulizhuang 0条回应 2013-12-18 19:34
阅读感受 教育大发现社区 0条回应 2013-12-18 19:32

线下活动

暂无线下微聚

研修列表 我要创建

暂无研修

学习本微课学友们

Miss Na Na

来自安徽

sasa

来自

wwq0327

来自四川南充

Swordi Media Lab

从媒体变革和网络演化的角度进行多元议题的洞察、探索和实践。我们关注社会创新、开放教育、自主学习、联网青年、混合媒体、青年社区、内容集展、品牌共用、文化再造等诸多议题。

学友

微课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