混合媒体年代的善意代理

传统的广告公司、传播公司被人们称呼为创意代理(Creative Agency),受创意代理(Creative Agency)这个词的启发,Oliver Ding创造了“善意代理(Cause Agency)”这个新词,用来描述当下活跃在线上线下的公益传播团队。

从创意代理到善意代理

传统的广告公司、传播公司也被人们称呼为创意代理(Creative Agency), 他们为客户策划品牌传播计划,构思创作各类广告,然后发布在电视、报纸、杂志、户外、展览会、互联网等等媒介场所,影响消费者对于客户品牌的认知和消费决策。这个行业也和通常人们所说的“创意”靠的很近。

受创意代理(Creative Agency)这个词的启发,我制造了“善意代理(Cause Agency)”这个新词,用来描述当下活跃在线上线下的公益传播团队。他们娴熟于混合媒体传播,人员的技能配备齐全,掌握了策划、创意、平面设计、摄影、视频拍摄和剪辑、线下活动组织、线上社会化媒体传播、粉丝互动、内容集展(Content Curation)等。他们基本上已经能够履行一个小型广告公司的职能。

单枪匹马的善意代理

魅力休斯顿(MerryHouston.com) 网站的创始人,@蓝调共和 曾在豆瓣经营一个休斯顿小组,收集梳理了大量休斯顿的艺文活动信息。最近她发布了一个独立网站:魅力休斯顿MerryHouston.com

她说,“整个网站都是我一页一页设计的,跟画分镜头图似的,连logo也是我自己设计的,为此也重写了40多篇文章。不偷他人的文章,要创业靠自己的能力起家。我接下来的学期准备学视频或影视制作,自己学拍片,做全能选手,自力更生。以后有机会可以拍记录短片。”

我在《前瞻2020新媒体观,迈向激情与科技交织的混合媒体年代》一文中提到:

未来的网络媒体,在公共内容、群体内容和私有内容的层次架构中,将呈现业余、专业余和正业余的内容创造模式,商业力量、个人品牌力量和社会正义力量等多种力量也将交织在一起,展现出多层次的内容创造生态。

因为激情,人们会在业余时间分享自我,探索兴趣和知识,经过演练和交互,逐渐从业余选手发展到媲美专业选手的素质;因为激情,正式职业的专业选手,会在业余时间,通过网络共享专业技能到公共领域,原本由商业机构垄断的个人才华,将释放到更广阔的空间,造福更多的机构和个人;因为激情,个人品牌运动不仅造就了博客生态圈(Blogosphere)的繁荣,也促进了社交网络服务的繁荣,改写了人类社会资本的流动方式;因为激情,人们选择以社会企业的模式或公益机构的模式来运营网络媒体,此举已经造就全球排名第四的维基百科网站。

魅力休斯顿(MerryHouston.com) 网站的创业故事,正是印证这个趋势的一个案例。混合媒体创业所需要的技能:购买一个域名,建立一个blog,写稿,写稿,写稿,线下活动,拍照,剪辑视频,分享,分享,分享……这些技能都不是火箭科学,花时间都可以学会。

即使是一个人,只要有热情,愿意分享,善学习,愿意投入,单枪匹马也可以建立一个善意代理,为本地社区带来建设性的贡献。

自由联合的善意代理

大部分的善意代理,则是由来自多个机构/公司或者多个行业的志愿者,自发组成工作团队,他们要么长期性存在,定期服务于一些项目。要么短期性存在,服务于一次性项目。

例如各地的TEDx工作团队,他们基本上都可以算是一个个善意代理。组织一场TEDx活动,可以由一个专业的创意代理,会务公司,传播公司来做,也可以由自由联合的志愿者组成的非专职团队来做。

非专职的团队并不意味着无法做出专业水准的服务。如果团队组成得当,有些成员本身就是在专业公司工作,具备专业的技能。这样自由联合的团队,提供的服务,交付的产品,品质也不会差到那里去。

自2009年TEDx计划发布以来,全球各地已经举办了超过4,000场的TEDx活动。其中大量的活动都是由临时组建的非专职团队完成。志愿者们通过数月时间,在业余时间群策群力,邀请演讲人,寻找场地,寻找赞助商,构思策展概念,撰写文稿,设计会场和宣传品,架设网站,通过社会化媒体招募观众和粉丝,摄影,摄像,剪辑等等。期间各类零碎事务不胜枚举,每个流程也隐含丰富的专业知识。

这样的善意代理也是一个很好的培养传播创意人才的熔炉。

在《三四线城市本地社区的三种成长路径》一文中提到,我曾建议舟山的朋友建立一个团队,架设自己的独立网站,建立一系列社会化网络阵地,然后不断举办各类形式特别的活动,引导舟山青年去探索各类兴趣和文化。六个月之后,他们硕果累累。最近趁项目半岁生日的时候,他们策划了一次 #舟山创意青年聚会成长祝辞汇总# 邀请在六个月中参与和关注这个项目的朋友,请他们献上生日祝辞

看到这些一张张生动的面孔和热情洋溢的话语,你会不会对舟山的印象大为改观?

当你开始一件能带给人们正能量的事情,持之以恒,正能量也会反馈聚集而来。你可以一两个人开始,慢慢成长你的部落。舟山青年只用了六个月时间,就已经建成一个颇具水准的善意代理工作团队,以及一个快速成长的社区。

去年我回中国大陆,在TEDxFuzhou 2012的现场,也看到这样一个专业的善意代理工作团队。关于TEDxFuzhou团队,后来我还了解到一个特别感人的一个故事。

TEDxFuzhou团队中有一名成员叫小马,英文名是Marcus Wu。他是来自台湾的品牌设计师,TEDxFuzhou的现场布置和宣传材料设计,都是出自他的手笔。他出生在台湾,长期生活在加拿大。小马的爷爷奶奶都是福州人,去台湾前住在仓山,职业是做旗袍的裁缝,在仓山的老家,还有老邻居记得他爷爷的事。2012年,小马做出了最重要的选择,回到他爷爷出生的福州,准备做一名local changemaker。

@半城电影 @中视传播 共同出品的福州首部跨年影像志《一生一次的2012》第六集,讲述了小马的故事。

If you build it, they will come.

回馈社会的善意代理

还有第三类的善意代理,他们本身就是一个创意代理。就像一枚硬币的两面。一个长期存在的创意代理团队,除了平时的商业业务之外,整个团队也投入到社会公共事务中。这就好像是大家说的企业社会责任。

TEDxHouston背后的策展团队其实就是以本地的一个创意代理CulturePilot为核心组织的志愿者团队。

整个TEDxHouston的志愿者团队多大几十人,每届的志愿者都有所不同。从2010年起,核心团队一直是CulturePilot这家传播公司。

CulturePilot这家公司好像人数不超过10人,上面的照片是他们的团队成员在2012年6月时的合影。这是一家很有特色和活力的传播公司。如果看他们的网站,粗粗觉得和普通的创意设计公司没有太大的区别。但是如果你长期关注他们的活动的话,就会发现他们活跃在各类青年创新社区中:PechaKucha,TEDxHouston,StartupWeekend,COHouston, C2 Creative, co-working space等等。

Grace Rodriguez是CulturePilot的主创人员之一,她是一名亚裔,擅长品牌战略,营销传播,和社会化媒体传播。她是早期国际推特节在休斯顿的主要推手之一,联合创立了C2 Creative并担任这个项目的总裁,这个项目是休斯顿第一个非营利性的创意加速器(creative accelerator)。

善意代理:初心、技能、资源

一个好的善意代理要发挥作用,需要从初心、技能、资源来考察。首先是要有简单而纯粹的初心:立志为本地社区的公共利益而服务。每个城市都有许多能力很强的广告传播公司,各方面的人才也非常多。但是如果人们的思维模式还是封闭在传统的商业性的业务往来中,没有建立开放的为社区服务的心态。那么善意代理就无从谈起。

运作善意代理,和广告公司履行企业社会责任(CSR)为公益机构提供专业服务,制作公益广告还有一些细微的区别。

不收钱或者少收钱,为公益机构客户提供专业服务。这时候创作者还是第三方,他自己没有跳进来。

运作善意代理时,不论是团队形式践行(如CulturePilot这样),或者是个人形式践行(如小马这样),他们都深切地感受到自己就是在创造一个新的东西。

有了良好的初心的指引,决定善意代理能否创造价值的就是技能,组成工作团队的成员,需要具备技能,不同的成员具有不同的技能,大家互补协作,就组合成一个强有力的创造者团体。

我曾经和舟山青年创意聚会的朋友说,“如果你们能建立一个创意青年团队,把视频拍摄和剪辑,会议策划和组织,网络媒体传播,视觉设计等等这些方面的优秀人才聚集起来,未来就会有很多可能激发出来。” 现在他们已经成功建立了这样的一个工作团队。

如果是有经验的资深人士加入善意代理工作团队,或者担任咨询顾问,那么善意代理的水平就可以达到专业水准。混合媒体时代所需要的各类技能,基本上都可以学会,只是时间问题。

有了初心,具备技能,随着时间推移,善意代理所需要的资源都可以逐渐筹集而来。

善意代理可以做哪些事情?

早先曾写了一封开放信回复 @Kayie_YR 的疑问《如何与故乡的Local Changemaker同行?》。我提到了Charity:Teochew (大爱潮汕)这个创想,早先在这个blog也提到了 Charity:Wuyi(大爱武夷)这个创想。

写完这封开放信之后,我问自己一个问题:如果真的来做 Charity:Teochew (大爱潮汕)和Charity:Wuyi(大爱武夷)这些创想,我们该采取何种行动策略?

我自己试图给出一些答案:

以“非组织”的形态来创建善意代理

目前有两种主流的社会组织形态:一种是正式注册的NGO形式,专职机构;另一种是类似校友会,乡友会这类联谊性质的社团。我觉得在混合媒体背景下,要大量发展“非组织”形态的善意代理。不需要机构注册,想一个组织名称,注册一个域名,就可以招兵买马了。现在的青年人都通过社交网络来联系,这个时候更容易催生这类公益组织。

这些和传统的老乡会,以及救死扶伤的慈善基金会不同,更符合青年人和现在网络发展趋势。这些都可以通过网络虚拟运作来执行。

上述所提到的很多善意代理的案例,都是典型的“非组织”的形态。成员来自五湖四海,通过线上和线下联系。品牌可以长期存在,项目可以短期运作。核心成员和志愿者组成工作团队,一起执行任务。通过网络,粉丝也可以贡献力量。这时候“组织”的边界已经渐趋模糊。

“非组织”的形态可以做很多社区出来,例如一个开源软件社区,就是典型的非组织形态。我这里强调用“非组织”的形态来建立善意代理,发展混合媒体年代需要的创意传播技能。

选择几个主攻方向

对于Charity:Teochew (大爱潮汕)和Charity:Wuyi(大爱武夷)这类联合异乡青年深耕本地社区的项目,我想了四个可以去拓展的方向:

  • 开放教育:在当地推广开放教育的理念,鼓励当地朋友善用网络,进行自主性学习,建立更好的学习环境。

  • 青年发展:扶持和促进当地的青年发展运动,将云智慧带到本地,联结本地青年和异乡青年。

  • 文化再造:挖掘本地文化遗产,通过新兴技术,采用符合时代精神的传播方式,复兴这些文化资产,创造新的文化资产。

  • 科技扎根:在当地推广先进的网络技术和其他新技术,帮助当地人们学会使用新的工具,释放他们的创造力和各类潜能。

云善意代理和本地善意代理的分工

深耕本地社区的本地善意代理,可以和专注于概念开发的云善意代理合作。例如,PechaKucha的管理团队,我们可以把他们看成是一个云善意代理,他们专注于把PechaKucha这个特别的活动形式(20张图片X20秒钟)在全世界推广。

需要特别指出的是,云智慧并不是北京,上海,纽约,伦敦这些大城市的专利。你在地球上的任何角落,都可以发展自己的独特概念,只要它足够新,辅之以开放成长模式和社会化网络传播,它也可以成长为一个云智慧,受益世界上的更多人。任何目前在做TEDx的本地朋友,以及将其他国际云智慧传播到本地的朋友,你们都有机会在未来策划自己的概念,发展自己的云智慧,建立自己的全球粉丝网络。

选择云智慧,或者做本地创新者。这两者并不会矛盾。云善意代理和本地善意代理的合理分工和协作,让整个生态系统里的资源得以更有效地流动和使用。


如果你掌握了混合媒体时代的技能,请加入善意代理的行列,一起来创造更多的新的文化资产。

微课作者

  • 本微课的作者是Oliver Ding, 他是Swordi Media Lab的创始人。他的WEE个人帐号:http://joinwee.com/accounts/oliverding/
  • 本微课改编自他在2013年3月13日撰写的博客文章

如何学习这门微课?

  • 学会区分创意代理和善意代理
  • 寻找你身边的善意代理,在讨论区介绍他们给大家认识
  • 和你的朋友讨论,如果在你们当地做一个善意代理,该如何进行
  • 思考一下,如果你加入一个善意代理团队,你会从哪个方向贡献你的技能和知识?
  • 寻找你身边热心公益的专业创意传播人士,去采访他们。

如何召集微聚?

  • 如果你的城市有TEDx活动,那么召集2-3人组成一个采访团,去采访这个TEDx活动的策展团队,看看他们的成员组合,专业人士和业余人士的比例,探询他们的初心,请教他们的经验和心得。

  • 发起微聚时,请在微聚详情那里做详细的自我介绍,不要浪费每一次展示自己的机会,贴出你的个人照片,说说自己的故事,再说说你学习了这个微课的感想,为何想要召集微聚。可以参考这里的邀请函


最新讨论

+发言
主题 发言人 条数 时间
加入SPARK社区,发展当地的善意代理社区 Oliver Ding 0条回应 2013-12-24 04:55
善意代理是否需要去创建自己的媒体阵地? Oliver Ding 0条回应 2013-12-24 04:48
什么是“代理” Xiulizhuang 3条回应 2013-12-19 10:33
什么是“代理”? 教育大发现社区 0条回应 2013-12-19 10:32

线下活动

暂无线下微聚

研修列表 我要创建

暂无研修

学习本微课学友们

Miss Na Na

来自安徽

Oliver Ding

来自休斯顿

wwq0327

来自四川南充

Emily Cai

来自Wuxi, China

Swordi Media Lab

从媒体变革和网络演化的角度进行多元议题的洞察、探索和实践。我们关注社会创新、开放教育、自主学习、联网青年、混合媒体、青年社区、内容集展、品牌共用、文化再造等诸多议题。

学友

微课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