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工作观:斜杆青年、组合工作和英才生涯

与其关注和讨论斜杆青年这个表面现象,不如讨论才华技能的修炼。人们怎么持续地学习,增强自己的技能、知识与才华,然后通过寻找更多的职业活动机会,释放这些才华,创造更多的作品,为社会贡献更多的建设性的价值。

这是一篇投稿给【新工作观】社会对话微信群的稿件。


缘起

@辣椒 在【新工作观】中分享了一篇文章《你不想上班是因为你只做一份工作》:

「一个月总有那么二十多天不想上班,一天总有那么二十多小时不想工作。」被困在一份死气沉沉的正职里的时候就容易生出这样破罐子破摔的心情。

有没有一种生活,可以让人游走在几份工作之间,从而让每份工作都保持一定的新鲜感和趣味性?有没有一种生活,可以让人打破朝九晚五和工作场所的束缚,提高个体的自主性,从而让兴趣爱好也变为谋生手段?

这并非乌托邦,「斜杠青年」们已经过着这种梦幻的日子了。

【新工作观】微信群早在2014年底就讨论【斜杆青年】这个话题,时隔一年半载,现在我们怎么看待这个现象?下面是Swordi Media Lab创始人Oliver Ding关于这个话题的最新思考。


斜杆青年、组合工作和英才生涯

谢谢辣椒分享关于斜杆青年的最新文章,去年我们在【新工作观】微信群中多次讨论了这个话题。恰好近期我在思考【英才生涯】这个议题,也和一些朋友私下交流过,借此机会更新一下关于斜杆青年这个现象的思考。

早先我们讨论时把斜杆青年和组合工作放在一起,现在我把它们区分开,这里有一些本质区别。

此外,我觉得这些都是表面现象,我们需要从发展的维度来思考个体在职业活动中与其他人的关系,这种关系的变动才构成人们职业生涯发展的主旋律。


斜杆青年这种状态,能够持续多久?

在我们收集到的关于斜杆青年的资料中,大部分讨论都是把它看成是一种现象。其中一个值得讨论的议题是,斜杆青年作为一种职业状态,对于个体来说,她能够坚持多久呢?

这是不是青年初入职场的探索期,经历一段时间之后,她们会不会逐渐回归到一种职业身份的常规状态?

Kelly Service将斜杆青年从传统的自由职业者群体中划分出来,具体来说包括两类:

  • 身兼两职的人——拥有一份主要的传统工作同时也兼职副业的劳动者;
  • 多元化的劳动者——拥有多种收入来源、身兼传统和自由职业的劳动者。

我们还可以按照主动选择和被动选择来做区分。

按照文章的观点:

财务自由是促使更多人成为“斜杠青年”的驱动力之一。也有一些斜杠青年对记者表示,目前经济不景气,很容易被炒鱿鱼,而多一份活计就意味着多一个机会。这是对抗内心不安全感的好办法。

这种基于经济压力的外部动机驱使的例子,可以归类到被动选择这个类别。

文章提供了一个极端的例子:

刘程因为经济压力被迫成为了斜杠青年。他生活在天津,供职于一家经营矿山设备的美国公司华北分公司。 2016年初,公司将他的全职劳动合同变更为兼职雇员合同,并不再为他缴纳社会保险、公积金等费用,同时他也不能再享受班车、午餐等工作福利。

假设刘程找到一份新工作,薪酬福利恢复原样,甚至更高,满足他的生活期望。那么,他还会继续做兼职吗?如果他的正职工作能够在财务上给他满意的回报,他会继续斜杆青年的状态吗?


自由的专业服务人员,不算是斜杆青年

文章中提到很多专业服务人员,通过项目形式为多个客户提供服务。这种服务多个客户的例子,其实不能算是多个职业,她还是一个职业,只是这个职业是自雇,是自由职业。过去,她或许是服务于一个设计公司的设计师,现在她自己直接面对客户,具体的职业活动依然是设计服务,这个性质没有变化。

LinkedIn的联合创始人里德·霍夫曼(Reid Hoffman)在他的著作《联盟:网络时代如何管理人才》(The Alliance: Managing Talent in the Networked Age)提到,与其受限于一家雇主,不如为多家雇主工作,这会带来更多的建立人脉关系的机会和新的职业发展机遇,不需要被人为的职业发展瓶颈阻挡晋升,而可以去选择获得真正符合劳动价值的报酬。

这里的一家雇主和多家雇主,性质不一样。一家雇主说的是雇佣关系,多家雇主说的是多家客户,这是交易关系。

雇佣关系和交易关系,对于整个职业体验来说,差异是非常大的。雇佣关系中提供了一个群体,雇员不是和雇主发生交易,不仅履行市场规范,还和其他雇员发生联结,置身于一个群体中,履行这个群体带来的社会规范。交易关系则是单一地履行市场规范。


组合工作不完全等同于斜杆青年

我从2004年开始践行组合式工作,我的组合式工作固定地划分为四个部分。我在这里说的【工作】,等同于【事业】。

  • 支薪工作
  • 志愿事务
  • 家庭事务
  • 个人学思

过去,我认为组合工作可以形式多样、自由组合。现在我认为这个组合就应该是固定成这四个部分。

我为什么做了这样的调整呢?

我觉得工作是人们参与世界的重要活动形式,这四个部分,恰好是几种不同的参与形式:

  • 个人学思:个体自己的学习、思考、创作,这是非常私人的部分。体现自我。这是外在与内心的联结关系。

  • 家庭事务:家庭是个体的重要空间,我把它作为事业的一部分。体现了亲人的属性。这是亲密关系。

  • 志愿事务:这是个体参与社会公共空间的方式。体现了公民的属性。个体与世界的联结关系。这是公共部分的社会关系。

  • 支薪工作:这是个人参与商业机构或其他类型机构,获得报酬的方式。体现了劳动力的属性。个体与私有机构的关系。这是私有部分的社会关系。

组合式工作,鼓励人们去践行这四种不同的事业活动形式,实际上鼓励人们建构自己与外部世界的多元化的关系,从充分而圆满地让自己置身于互补的联结结构中。

我认为这种多元化的事业活动形式带来的多元化的联结关系,给个体带来更圆满的事业体验,更充沛的精神活力,以及更多元化的人生成就。

就这个意义而言,我把斜杆青年和组合工作这两个概念区分开来。现在关于斜杆青年的讨论,中外作者的观点,都没有触及到职业活动的本质。


职业互动关系的发展阶段

从发展的维度来思考个体在职业活动中与其他人的关系,这种关系的变动才构成人们职业生涯发展的主旋律。

我总结出如下的三种职业互动关系模式:

  • 雇佣
  • 交易
  • 共创

这种职业互动关系是由两方参与构成的,例如,雇佣关系的两方是雇主和雇员,交易关系的两方是客户方和服务方,共创关系的两方是合作者和合作者。

我们假设,大部分人的职业生涯按照【雇佣>交易>共创】的顺序发展,我们先讨论这个大部分人的发展模式。这里呈现出五个阶段:

第一阶段:雇员

人们从雇员起步,进入雇佣关系,为一家雇主提供稳定的服务;

第二阶段:服务方

随着专业技能的增长,她具有了独立服务的能力,于是,她从雇佣关系中脱离,进入交易关系,她作为服务方,直接面向市场,为客户提供服务;

第三阶段:合伙人

随着声誉积累,客户积累,她业务繁忙,一个人应付不过来,于是,她招募数位伙伴和她一起合作。集体为客户提供服务。

另外一种情形,她在工作过程,发现自己的技能缺陷,需要其他专业技能的朋友来合作,于是逐渐从个体服务转型为团队服务。这时,她和其他成员的关系是共创合作关系。

第四阶段:雇主

随着规模继续增长,她需要扩大她的团队,于是这时,她又进入雇佣关系,只是,这次,她的角色是雇主。

第五阶段:客户方

随着她的雇员的成长,有些雇员脱离她的团队,但是又为她的团队工作,这时她再次进入交易关系,只是,这次,她变成了客户方,她的雇员变成了服务方。另外一种情形是,随着业务规模扩大,她面对的状态越来越复杂,于是请求外界的服务方来服务她的团队。

从这些阶段的推演来看,职业活动中的互动关系,其本质说的是个体与外界的关系。个体是通过一个群体来参与世界,还是自己单独地参与世界。个体与其他个体之间处于何种关系状态。

在实际的职业市场中,专业人员不一定严格遵循上述发展阶段的顺序,而是在不同状态间变化。

例如一个广告公司的创意文案,可能过一阵子进入企业方的品牌传播部门,又或者进入媒体方的内容创作部门。对于个体来说,广告公司、企业方、媒体方,虽然机构性质不同,但是她的技能范畴总体来说变动不是很大。


英才生涯:专才与通才

与其关注斜杆青年这个表面现象,不如讨论才华技能的修炼。人们怎么持续地学习,增强自己的技能、知识与才华,寻找更多的职业活动机会,释放这些才华,创造更多的作品,为社会贡献更多的建设性的价值。

这个路径,我称之为【英才生涯】。

最后我用Tony Yet在朋友圈分享的一段摘要做结束语:

Peter Drucker on being a specialist and a generalist at heart

The only meaningful definition of a "generalist" is a specialist who can relate his own small area to the universe of knowledge. Maybe a few people have knowledge in more than a small areas. But that does not make them generalists; it makes them specialists in several areas.

And one can be just as bigoted in three areas as in one. The man, however, who takes responsibility for his contribution will relate his narrow area to a genuine whole. He may never himself be able to integrate a number of knowledge areas into one. But he soon realizes that he has to learn enough of the needs, the directions, the limitations, and the perceptions of others to enable them to use his own work.

Even if this does not make him appreciate the richness and the excitement of diversity, it will give him immunity against the arrogance of the learned -- that degenerative disease which destroys knowledge and deprives it of beauty and effectiveness.

另外一段我自己看到的摘录:

We think of the creative person as highly task-oriented rather than ego-oriented (Amabile, 1983), it is also true that the set of tasks taken as a whole constitutes a large part of the ego: to be oneself one must to these things; to do these things one must be oneself.

其实就是不断干活、不断干活、不断干活,如果没有人给你钱,你依然能热情洋溢地持续专注干活,那么,你就领悟到了工作的真谛。


最新讨论

+发言

本微课下暂时还没有讨论~~

线下活动

暂无线下微聚

研修列表 我要创建

暂无研修

还没学友参与呢!!!

Oliver Ding

目前服务于一家美国网络新创公司,从事社会化网络应用开发的信息架构规划、用户体验设计和产品开发管理。热爱自由文化和创作共用,致力于探索创新媒体技术在非营利领域、教育和社会创新方面的应用。

微课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