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工作观】微信群正开展专题讨论【从零到一,建构学科视角】,这是一篇投稿。稍后将修改为正式的微课)


学科森林

我把知识体系理解为知识概念和知识架构两个部分,任何学科的知识体系,都有自己的学科知识架构,它说的是该学科的知识概念是如何组织起来的。知识概念就是通常说的知识点。一个知识概念就是一棵树,一堆相关的知识概念构成学科,就是一片森林。

建构学科视角,可以先树后林,或者先林后树,或者混搭。整个过程怎么弄,其实没有所谓,不存在哪个绝对正确的方法,更重要是你自己的状态、你所处的环境、你的信息处理方式。最后你都会见树又见林,既了解一些具体的知识概念,又了解一个学科的知识架构。

我的个人经历是先见树,再见林。如果把2013年底/2014年初作为一个分割点,那么整个时间点之前是先见树,重点在深入了解某些知识概念,采用的是混合媒体学习法。这个时间点之后是再看林,重点是全面了解某些学科的整体图景。


知识概念:好大一棵树

知识概念是人类知识的基本单元。一个知识概念就是一个学科术语,它浓缩大量信息。在信息大爆炸时代,学习的对象不应该是层出不穷、毫无章法的信息,而应该是具有浓缩大量信息能力的知识概念。你理解和掌握的知识概念越多,你应对信息大爆炸的能力就越强。当你修炼学科视角到一定阶段,会发现很多社交媒体以及畅销图书都不需要看了,这样你可以节省更多时间、精力去学习更多的知识概念,如此形成良性循环。

一个知识概念就是一棵树,它长在某片森林中,地面上枝繁叶茂,地面下根深错综。一个知识概念有基础根基,有主干、有分支,然后有大量证据、实验、论证、对话、故事等等信息。一棵树会不断生长,一个知识概念也会不断演化。例如,【自我决定论 | Self-Determination Theory (SDT)】就是一个知识概念,它所在的森林是心理学中的动机研究,它的根基是人类基本的三种心理需要:自主、胜任、归属。经过三十几年的发展,自我决定论这棵大树长得枝繁叶茂,发展出如下六个子理论。自我决定论应用到许多领域,例如教育、组织、职场、体育、信仰、健康、育儿、数字媒体、亲密关系等等,产生了大量应用性的研究、案例和经验等等。

  • Cognitive Evaluation Theory (CET)认知评价理论
  • Organismic Integration Theory (OIT)有机整合理论
  • Causality Orientations Theory (COT)因果定向理论
  • Basic Psychological Needs Theory (BPNT)基本心理需要理论
  • Goal Contents Theory (GCT)目标满足理论
  • Relationships Motivation Theory (RMT)关系动机理论

那么,对一个知识概念要掌握到什么程度呢?这取决于你的个人兴趣和学习计划。学习知识概念的最低要求:

从此不再依赖畅销书作为知识来源,也不再局限于过去的陈旧的知识概念。

例如,关于动机这个话题。趋势专家、畅销书作者丹尼尔•平克(Pink. Daniel H.)写了一本书《驱动力》。对比他的核心观点和自我决定论,我们就知道他的启发源于自我决定论。另外,马斯洛的需求层次理论流行甚广,这个理论是1943年他发表在《心理学评论》的论文〈人类动机的理论〉(A Theory of Human Motivation)中所提出的理论,后来在1954年的书籍著作《动机与个性》(Motivation and Personality)当中完整阐述。自我决定论是Deci Edward L.(德西)和Ryan Richard M.(莱恩)等人在20世纪80年代提出的理论。马斯洛需求层次理论在很多领域占据主流地位,如果我们学习到自我决定论,在理解人类动机时,就不会局限在马斯洛需求层次理论。

按照【从零到一】的方法,学习掌握一个知识概念,也不会一蹴而就,初期大致了解,这时放下也没什么不对。日后你总会经常在不同时间点复习,温故而知新。我经常打包学习一个知识概念之后,先暂时放下,然后在平时的网络交流时,会看到友人在分享与该知识概念有关的信息,或者谈论这个知识概念,这样我就再次复习这个知识概念,有时,甚至自己主动分享这个知识概念,这样隔三差五,不知不觉中,对于这个知识概念的了解渐次加深。

对于跨界学习者而言,对于自己不擅长的其他学科,如果发现一些与自己研究关注的课题高度相关的知识概念,那么这些知识概念就值得深入挖掘,一定要挖地三尺,探到树根。


知识架构:见树又见林

既然说到了知识体系,那么,教科书是不是最好的洞察某个学科知识架构的途径?是也,非也。

教科书的目标的确就是梳理某个学科或知识领域的概念框架结构。教科书编著者把研究领域获得广泛共识的学科概念、方法、发展沿革、经典研究案例、关键学者等等在有限的篇幅里共冶一炉,初学者通过教科书获得全景式的洞察。

教科书鱼龙混杂,如何挑选好的教科书?方文建议了三个标准:首先,编著者是否该学科、该领域的第一流学者;其次,编著者是否禀赋理论关怀,作为一流学者,除了自己的特定研究兴趣领域,是否能公平、完整地展示整个学科的全景发展;再次,编著者是否有文化自觉的心态,如果负荷文化中心主义的傲慢,编著者就无法均衡公证地选择研究材料,缺少了文化多样性。

有些学科和知识领域,理论众多,流派林立,教科书编著起来难度很大。对于依赖教科书学习的学习者,也时常感悟到信息过载,支离破碎。早年我阅读社会心理学的教科书和相关书籍,感觉众多理论庞杂,无法整合到一起,让我感觉到学习起来困顿迷惑。今年重新阅读社会心理学的一些著作,看到方文一针见血地指出社会心理学领域教科书的弊端:

直至今日,打开绝大多数中英文社会心理学教科书的目录,只见不同研究主题杂乱无章的并置,而无法明了其逻辑连贯的结构。学生和教师大都无法领悟不同主题之间的逻辑关联,也无法把所学所教内容图式化,使之成为自身特异的知识体系中可随时启动的知识组块和创造性资源。这种混乱,是对社会心理学学科身份的误识,也是对学科概念框架的漠视。

方文,《文化自觉的阶梯》,“当代西方社会心理学名著译丛”总序

针对这个弊端,方文指出的解决方案是学科史的建设。具体而言,有五种策略:学科编年史;学派更替,记录不同学派的兴衰、替换;年代主题,不同年代研究主题的异同;教科书变迁,记录具有代表性的教科书的内容变迁;概念史,不同时期杰出学者如何从各自视角解读学科中的核心知识概念。

这五种策略或视角,可以拿来作为【从零到一,建构学科视角】时选择学习资料的参考标准。例如,我在【马特焕新@三十天每天读论文】时,就是采用类似的方法来筛选论文,选出尽可能概括学科发展和知识概念发展的论文,快速洞察某个学科或某个知识概念的演变。

就社会心理学领域而言,方文推荐了瑞士学者威廉·杜瓦斯(Willem Doise)和他的著作《社会心理学的解释水平》。

如何统合纷繁杂乱但生机活泼的研究实践、理论模式和多元的方法偏好,使之归于逻辑统一而连贯的学科概念框架?有深刻理论关怀的社会心理学大家,都曾致力于这些难题。荣誉最终归于比利时的瑞士学者杜瓦斯。

杜瓦斯在《社会心理学的解释水平》这部名著中,以解释水平为核心,成功重构了社会心理学统一的学科概念框架。杜瓦斯细致而合理地概括了社会心理学解释的四种理想型或四种解释水平,每种解释水平分别对应不同的社会心理过程,生发相对应的研究主题。

  • 水平1-个体内水平(intra-personal or intra-individual level): 具身性(embodiment)、自我、社会知觉和归因、社会认知和文化认知、社会情感、社会态度等。
  • 水平2-人际和情景水平(interpersonal situational level): 亲社会行为、攻击行为、亲和与亲密关系、竞争与合作等。
  • 水平3-社会位置水平(social positional level)或群体内水平:大众心理、群体形成、多数人的影响和少数人的影响、权威服从、群体绩效、领导-部属关系等。
  • 水平4-意识形态水平(ideological level)或群际水平:群际认知如刻板印象、群际情感如偏见、群际行为如歧视及其应对。

如果想要学习社会心理学,拿一本社会心理学的教科书,搭配上这本《社会心理学的解释水平》,就会更好地理解整个社会心理的图景。

除了教科书和优秀的学科综述著作,综述性的论文也可以帮助我们高效率地了解学科和知识领域发展。例如,如果你对【智力】这个知识领域感兴趣,想知道心理学家们如何思考这个议题,下面这篇论文就是很好的起点。

心理学的视角:关于智力本质的当代思考

蒋京川 叶浩生(南京师范大学心理学研究所,江苏南京 210097)

人类对智力的探究走过了壮阔的历史,从最初的哲学思考到当代心理学的实证考察,心理学家们对智力的结构、发展机制、影响因素以及智力测量进行了前所未有的研究。本文从心理学的视角,分析当代智力观和智力理论的演变、发展历程,论述当代智力研究所取得的进展和存在的问题,指出拓展智力概念的内涵,对智力进行动态评估,探讨智力的神经生理机制,以及开展整合式、跨学科的智力研究,将是智力领域未来发展的方向。

这篇论文很巧妙地从1921年和1986年举办的两次专家研讨会入手,深入探讨几十年来智力观念的变迁,分析不同研究取向的智力理论发展。继而从1994年出版的《钟形曲线》引发的广泛的社会争议,引出美国心理学会工作小组回应这次社会争议的研究成果《智力:已知的和未知的》。最后作者提出了未来智力研究的一些方向。

看了这篇论文,我们就大致了解了智力的理论取向和发展脉络,在未来看一些著作时,就可以把这些著作放到这个智力理论的时空背景里去看,批判性的接受作者的观点。


大问题,元问题

现在你来到了一片森林,一棵大树接着一棵大树,绵延不尽,你如何走进这片森林,如何走出这片森林?

陪伴你在森林中游历的是两个精灵,一个叫做大问题,一个叫做元问题。

大问题是你自己朝思暮想的疑难杂症,这些问题每天让你茶不思饭不想,是它们激励你开始建构学科视角,在学科脉络中寻找解答谜底的答案。每隔一段时间,就会有一个大问题冒出来找我,我把它们作为需要研修的议题。

2008年底参与发起TEDtoChina项目,这让我投入很多精力在观察TED自身的发展。2009年5月TED推出TEDx开放品牌项目,我开始思考开放品牌这个议题。

除了TEDx, 我还收集了很多开放品牌案例。后来就一直问自己一些问题:TEDx这种开放品牌形式,是否可以推而广之?如果一个机构并不具有一个强大的母品牌,它可以实施开放品牌计划吗?甚至,如果干脆没有所谓的总部机构,大家共享一个品牌又会如何呢?

2013年12月,我问了一个问题,社交网络如何影响人们的学习和个人发展?思考这个问题之后,我新造了“个人学习部落”这个概念来描述在线媒体和离线媒体混合背景下以学习者为中心的学习网络。

前几年我主要的注意力放在青年社区,2014年开始逐渐把注意力放到了知识创新者这个领域。2015年1月我和苑明理提起了Wego项目。这是十年前Isaac Mao提出的新词汇,是we+ego的意思,当时他在思考BLOG这种私人表达与公共空间的关系。

我借用Wego这个词汇,开始思考当下基于混合媒体的公共知识的图景。我注意到个体知识、小群体知识和公共知识,如今在网络上共享在一起,这里的融合有两个运动方向:私有知识进化为公共知识,公共知识内化为私有知识。问题在于,这样的运动形态,具体是怎么样的?这个大问题驱使我在2015年下半年进行了一轮以《知识图景》为题的研修,从不同学科中寻找相关的答案,最后汇总为101页的幻灯片。

元问题是比大问题更大的问题,是许多学科发展起源的根本问题。对于一些元问题的不同回答,造就了一个学科领域的不同流派。

例如,随着社会心理学的发展,社会心理学逐渐吸纳其他学科的研究资源,拓展新的研究路径,其中进化路径和文化路径和认知神经科学是典型的新路径。这些拓展引发一个元问题:

是否存在统一而普遍的规律和机制以支配人类物种的社会心理和社会行为?人类物种的社会心理和社会行为是否依其发生的社会文化语境的差异而呈现出特异性和多样性?这个基本理论论争,称之为普遍论-特异论(universalism v.s. particularism)之论争。

依据回答这个论争夺不同立场和态度的差异,作为整体的社会心理学家群体划分为三个流派:第一个类别是以实验定向为代表的主流社会心理学家群体。他们基本的立场和态度是漠视这个问题。他们以发现普遍规律为己任,把这一崇高职责视为社会心理学的学科合法性和学科认同的安身立命之所。第二个类别是以文化比较研究为定向的社会心理学家群体。第三个类别则是在当代进化生物学基础上生长壮大的群体,即进化社会心理学家群体。进化定向的社会心理学者把进化生物学遗传品质的适应性转化为行为和心智的适应性。

元问题带领你走进学科森林,认清方向,熟悉学科发展的脉络和图景。大问题带领你走出学科森林,将学科视角内化为解决问题的底层思维。这一进一出的旅程,就是形塑心智时空的旅程。


迷路的孩子

理论世界神奇瑰丽,不同学科森林的生态环境各不相同。有些知识领域并未形成固定的学科,有些学科属于小众支流。在错错综复杂的学科森林中,我们也会偶尔迷路。好在时间是最好的导师,它总会在某些时刻出现在你面前,带你解开谜团,正如守得云开见月明。

2014年底我开始学习克里斯·阿吉里斯(Chris Argyris)创立的【行动科学(Action Science)】。由于行动科学是很独特的理论,阿吉里斯在《行动科学:探究与介入的概念、方法与技能》将行动科学置于与其他学科对比的背景下来阐述行动科学。该书第一部分梳理科学哲学的主要争议,指出行动科学在科学哲学层面的恰当位置,该书第二部分比较常规科学与行动科学在方法论上,详细阐述实验室方法、民族志方法与行动科学的差异。该书第三部分探讨如何基于行动科学的理论,具体如何做。

阅读这本数给我带来一个意外的惊喜,它为我打开了科学哲学的大门。许多现代哲学一直关注科学与非科学的分辨,以及确定产生知识的条件,这个雄心勃勃的事业就是科学哲学。我在阅读《行动科学:探究与介入的概念、方法与技能》时读到了伯恩斯坦对于社会科学的分类:

  • 经验-分析的科学:主流派的观点,核心概念是客观性,逻辑实证。
  • 历史-诠释的科学:反对派的观点,社会科学必须采取不同于自然科学的研究形式,社会现象对于置身其中的人是有意义的。
  • 批判社会科学:超越经验规则与意义解释,寻求知识与行动、理论与实践的结合。

从行动科学到科学哲学,这个分岔很大,直接从一片森林拐到了另外一片森林。

《行动科学》用具体的案例来详细阐述实验室方法、民族志方法与行动科学的方法论。恰好我在阅读行动科学书籍时,也在同步从零开始学习认知心理学、人类学和社会学。认知心理学是基于实验室方法构建发展而来,人类学的研究方法则以民族志为根基。因此,学习行动科学,其实也帮助我学习其他两门学科。

对于行动科学本身,我隐约觉得它所指出的方向,应该是合适我的发展方向。但是,我又担心,它的论述,是否只是一家之言。我看过阿吉里斯的一些弟子以及相关伙伴的后续发展。给我的感觉是,他的这套行动科学(Action Science)理论好像没有很好地发展普及。

2015年1月,我与教育领域做研究的朋友交流,他们发了一些关于行动研究(Action Research)的文献给我。当时,我看到这些文献中的描述与阿吉里斯说的行动科学(Action Science) 不是很一致,觉得应该是另外的东西,也是没有细究。

4月时偶然看到一个网站,提到他们这个项目是一个Action Research项目,于是点击对于的链接到维基百科那里,再次看了Action Research页面,发现原来这是一个棵树与一片森林的关系。这个项目是Hoffice,一个鼓励人们去陌生人家里办公的项目。他们在网页上提及行动研究与他们的项目的关系:

Action research, to learn how to make

Action research is a method highlighting the connection between knowledge and action, typically in social systems. The approach is to examine whether an action will work by testing it in practice, trial and error, trial and error. The feedback given every time creates a learning process through “feedback loops”. On Hoffice, these are about the participant’s own working process. When we tell everybody what we intend to do during a working day, and then before each 45-minute session, and afterwards speak out loud what we actually achieved, we make our own working processes clear to ourselves. It also creates a social accountability – telling others what you intend to do, increases the probability that you actually will do it. This feedback loop also increases the chance that we will learn from our own mistakes.

“If we never get aware of our own working processes, we will only repeat the same mistakes, over and over again”, says Christofer Gradin Franzen.

http://hoffice.nu/en/blog/christofer-on-hoffice-the-story

从这个网页跳转到维基百科Action Research页面上时,我看到了一个清单,列出了行动研究下面的几个主流理论:

  • 2 Major theories
  • 2.1 Chris Argyris' Action Science
  • 2.2 John Heron and Peter Reason's Cooperative Inquiry
  • 2.3 Paulo Freire's Participatory Action Research (PAR)
  • 2.4 William Barry's Living Educational Theory Approach to Action Research

这个维基百科页面也列出了许多学术期刊。

那时,我晃然大悟,原来Chris Argyris的Action Science只是一棵树,而Action Research才是一片森林。术语命名害死人了,我还以为Action Science是一个大领域呢,严格地说,它还只能算是一个小流派。

前往伊萨卡

求知的旅程,正如卡瓦菲斯的诗歌《伊萨卡岛》所述。转载这首诗歌作为结尾,以此共勉。

当你启程前往伊萨卡

但愿你的道路漫长,

充满奇迹,充满发现。

莱斯特律戈涅斯巨人,独眼巨人,

愤怒的波塞冬海神——不要怕他们:

你将不会在途中碰到诸如此类的怪物,

只要你高扬你的思想,

只要有一种特殊的感觉,

接触你的精神和肉体。

莱斯特律戈涅斯巨人,独眼巨人,

野蛮的波塞冬海神——你将不会跟他们遭遇

除非你将他们一直带进你的灵魂,

除非你的灵魂将他们树立在你的面前。

但愿你的道路漫长。

但愿那里有很多夏天的早晨,

当你无比快乐和兴奋地

进入你第一次见到的海港:

但愿你在腓尼基人的贸易市场停步

购买精美的物件,

珍珠母和珊瑚,琥珀和黑檀,

各式各样销魂的香水

——你要多销魂就有多销魂:

愿你走访众多埃及城市

向那些有识之士讨教并继续讨教。

让伊萨卡常在你心中,

抵达那里是你此行的目的。

但路上不要过于匆促,

最好多延长几年,

那时当你上得了岛你也就老了,

一路所得已经教你富甲四方,

用不着伊萨卡来让你财源滚滚。

用伊萨卡赋予你如此神奇的旅行,

没有它你可不会启程前来。

现在它再也没有什么可以给你的了。

而如果你发现它原来是这么穷,

那可不是伊萨卡想愚弄你。

既然那时你已经变得很聪慧,并且见多识广,

你也就不会不明白,这些伊萨卡意味着什么。


相关微课

此微课为《从零到一,建构学科视角》专题讨论投稿系列之一,相关微课:


微课作者

本微课的作者是Oliver Ding, 他是新四年研究院的联合创始人。他的个人工作室是 Swordi Media Lab


关于【新工作观】

【新工作观】是Swordi Media Lab发起的一项社会对话(Social Conversation)计划,我们通过混合媒体工具,鼓励大家围绕【新工作观】进行长期而深度的讨论。我们暂时以微信群为讨论环境。

项目介绍:http://joinwee.com/lesson/189


新四年

大三,大四,毕业一年,毕业二年。这新四年,我们该怎么过?!新四年项目鼓励人们重新规划四年,积极探索自我,掌握新四年时期的主动权,迈向自主成长的人生路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