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工作观】微信群正开展专题讨论【从零到一,建构学科视角】,这是一篇投稿。稍后将修改为正式的微课)


非学术人士为何要建构学科视角

  • 个人学习图景:学科视角、项目视角、行动视角
  • 学科视角:守正出奇
  • 新鲜人:训练逻辑思维、探寻职业方向
  • 产业人:善用学术财富、促进工作绩效
  • 资深人:从胜任力到知晓力、跨界协作与创新

理想型的教育学习路径:人们经过小学、中学、大学、硕士生、博士生,在不断精进的教育辅助下,一路顺利,人们成长为某个学科、领域的专家,踏上职业颠峰。现实型的职业生涯路径则是曲折的,人们屡屡在关键时期境遇不同,累积下来形成巨大差异,造成不同职业发展状态,越往后期,影响因素越多,差异越大。

过去我做新四年项目,关注的是人们经历本科生教育之后,直接进入职场,开始职业生涯。对于这部分人群,我特别感受到学科视角的重要性。此外,我的重点一直是离开正式教育系统之后的终身学习。

终身学习者要学习哪些内容?他们面临的挑战是什么?如何帮助他们更好地学习?这是我思考很久的三个问题。

对于加入职场的人,个人学习与职业发展、心智成长无法区分开。职业发展成为一个很重要的变量。这一点是和儿童,K12,大学生等学习系统内的学习大不一样的。

过去人们简单地用【培训】来回答这个问题。职场人士的学习通过【阅读(书籍)】和【职业培训】等来解决学习的问题。我觉得这个答案还太简单。


个人学习图景:学科视角、项目视角、行动视角

去年底我整理了自己在这些方面的碎片思考,创作了《学习图景》幻灯片,提出了一个【个人学习图景】模型。这个模型是一个三角形,外围三个点是【学科视角、领域视角、项目视角】,三角形中间有个点是【生涯主题】。

这四个点分别对应着心智建设的几项要素:

  • 学科视角:知识
  • 领域视角:技能
  • 项目视角:行动
  • 生涯主题:心智

这个模型提出一个假设:心智是内在的,需要通过外在的知识、技能和行动来间接改善。因此,对于终身学习者而言,学习必须致力于改善学科视角、领域视角和项目视角。


学科视角:守正出奇

如果一个人没有读硕士/博士,自己也要努力在知识上跟进,按照时间年限,通过学习,达到同等学力积累。

本科生毕业之后,不能放弃学科视角的建设。硕士/博士的思维训练,和本科阶段截然不同。它们不断缩小兴趣领域、不断专注深入,这个过程导向到建构深层知识、创造新知识。这种专注与深入,常人在日常生活工作中难以自主做到。

学科视角不是说掌握多少学科的知识,而是理解不同学科如何建构自己的知识体系,如何用自己学科的方法去分析问题、研究问题、提出解决方案,创造新知识。简而言之:学理。

很多新四年人群在谈论建设自己的知识框架、知识结构。实际上,我建议不要过早建立自己的知识框架和结构,而是要选择某个学科,进行学科视角的建设,所谓守正出奇,先按照学科既定的知识脉络,遵循正统路线,提升自己的思维能力。

假设有两种心智建设方法,一种是各类书都读,然后东一点、西一点,建构自己的知识结构;另一种是选择某个学科,沿着学科脉络进行学习,逐渐深入底层。我认为第二种其实更为有效的方法,在经历了一个学科的系统深入学习之后,再打开视野,博览群书,这时学习效果会更好。

新四年人群进入实践领域之后,大量学习其实在于建构【领域视角】和【项目视角】,很少有人去做【学科视角】的建设。这是我为何强调它的原因。如果经历了【学科视角】上的正统训练,对于今后驾驭【领域视角】和【项目视角】有很大的帮助。


新鲜人:训练逻辑思维、探寻职业方向

本科毕业之后,还要继续读论文吗?职业生涯初期,应对工作挑战已经来不及,忙碌之余该如何读论文?工作二三年之后,是不是该回到学校重新深造?

我把初涉职场这段阶段称为新鲜人,尚未完全的确定职业发展方向轨道,还处于尝试期。这时候建设学科视角有两个好处:帮助训练逻辑思维能力,帮助打开视野,探索职业方向。

有些学科比较靠近实践,有些学科比较靠近理论。我这里说的【学科视角】更侵向于学习理论。理论是抽象的,学习理论,就是学会抽象思考。一旦掌握了抽象思考的能力,学习效率会迅速提升,能够驾驭大量的信息与知识。每个理论都超级浓缩了大量信息与知识。

从实践到理论,跨过这个门槛之后,就打开了一个新世界。你看世界的方式就不一样了。

此外,新鲜人日常获取的信息,都是来自大众传媒、社交媒体和朋友圈。这些流行的信息,其实只是世界的一个侧面。大量学科领域的信息,没有出现在你的周遭。如果刻意进行学科视角建设,就会接触到不一样的信息环境,打开自己的视野,对于探索职业方向也有很大帮助。


产业人:善用学术财富、促进工作绩效

对于选定了职业方向,在实践领域中工作数年的人群,我称为产业人。产业人的职业目标是进阶,提升自己在既定领域的专家能力与声誉。这类学习,可以通过阅读相关领域的论文,提升知识含金量。学者花费数年的学术研究成果,都是宝藏,不用这些宝藏,太浪费这些学术资源了。

例如,社会化媒体营销现在是一个常见产业岗位。很多微信公众号都在发表文章,讨论如何建设社群,推广品牌。那么,如果你身处这个领域,是看网络文章和书籍进阶快呢?还是看学术文献论文快?

前几天看到一位网络科技领域的创业者,在微信朋友圈发布了如下消息:

后面三天要读一本英文博士论文,一本产品设计方面的英文书。我觉得我可以申请博士后(对照读一半的博士论文)...学术界总是比现实超越10年以上,当前正有机会展开做的,在十多年前已经准备好了概念、策略等。

去年我做了一次【马特焕新】,具体践行方式是【三十天每天读论文】。我在论文库里搜索【品牌社群】,迅速看到了这个知识点的脉络。

品牌社群的概念缘起

1974年美国学者布尔斯廷提出的消费社群(consumption community)的概念,可以看成是品牌社群概念的雏形。第一次证实提出品牌社群概念并进行系统研究的文献是Albert Manuel Muniz JR于1998年完成的博士论文Brand Community。Muniz通过face-to-face和CME(Computer Mediated Environment)两个层面对Apple Macintosh和Saab进行研究,提出了品牌社群的概念并归纳出品牌社群的特征。随后,与合作进行了更深入的研究,并于2001年以为题公开发表了其品牌社群研究的奠基性成果,从而掀起了品牌社群研究热潮。

我选择阅读的三篇相关论文 :

我只是阅读了三篇论文,对于这个议题就有更全面而深入的了解。如果读三十篇,可能收获更多。


资深人:从胜任力到知晓力、跨界协作与创新

资深人已经在某个领域或学科耕耘多年,积累丰厚,发展出了独特的专长,在本领域也建构了一定的声誉。那么,这时建构学科视角,重点就是跨界学习。从自己熟悉学科跨越到其他的学科。

这里需要介绍【胜任力】和【知晓力】这两个概念。它们来自社会化学习理论研究者爱丁纳‧温格(Etienne C. Wenger)的研究成果。

温格和他的合作者莱夫当年在施乐公司设立于硅谷中心的学习研究中心一起工作,致力于重新思考教育(rethink education)。他们在1991年左右出版《情境学习》一书,开启了社会化学习研究的序幕。该书分享了三个核心洞察:实践社群、合法的边缘性参与、学徒制。【实践社群】这个术语就此传播,在学术界和产业界影响深远。

按照该书的观点,对于离开学校加入职场的成年学习者而言,他们的学习是和情境分不开的。一方面他们在和实践同一活动的人们交流互动中习得知识,从社群中获得显性知识和隐性知识,另一方面,他们在参与社群活动中,从新手逐渐升级为老手,他们对社区的贡献与日俱增,这个过程正是他们的职业身份的形塑过程。

“实践社群”理论近20年来经历了三次重大理论推进,近期发展到了第三个阶段。这个最新的阶段,以【实践图景(Landscape of Practice)】,【知晓力 (Knowledgeability)】,【多身份(multi-membership)】几个核心术语为思想架构。

  • 从单一社群到跨社群活动
  • 从单一职业身份到复合职业身份
  • 从胜任力到知晓力

在实践理论发展的第一阶段,就是《情境学习》一书发表的这个阶段,他们认为【实践社群的概念是既定的,不需论证的】,将【学习过程看成融入社群的过程】。

第二阶段,他们在1998年出版了图书Community of Practice:Learning,Meaning,and Identity(实践社群:学习、意义与认同)。这次,他们进行了某种“图形-背景转换”:他们认为【学习是既定的,不需论证的】,但【如果人们一道学习,结果就形成实务社群】。

第三阶段,他们近期发表了《实践图景》一书,这个阶段,提出【实践图景(Landscape of Practice)】概念,提倡不仅关注某一实践社群和其中的成员,更要关注【多重社群和社群体系】,关注实践图景,【关注认同是如何跨越不同实务而形成的(而不仅仅是在实务社群内部形成认同)】。

他们在《实践图景》一书中提出knowledgeability(知晓力)的概念,与competence(胜任力)相对。胜任力说的是一个人与某一实务的关系,知晓力说的是一个人与实践图景的关系。在某些学科,知识广博(知晓力强)就是一种胜任力。比如你是人类学家,你并非另一文化的成员却对那个文化很了解很熟悉,那便是你的胜任力。另一方面,他们在1998年的书中提到的某些教授很能干(胜任力强),但却不是见多识广,他们很善于做好自己被要求做的那个局部的事,但对自己所属的实务在整个图景中处于什么位置所知甚少。因此,他们为广义系统的学习能力做贡献的能力很弱。重要的是要维持胜任力与知晓力之间的平衡。

为什么温格现在要提出实践图景、知晓力这些概念呢?

因为现在世界的复杂性比过去增强了许多,单一实践积累,已经不能解决复杂的问题。人们现在爱说跨界创新、跨界学习,团队创造等等。其实道理是一样的,世界变了,我们的学习、协作与创造,也得与时俱进。


新四年

大三,大四,毕业一年,毕业二年。这新四年,我们该怎么过?!新四年项目鼓励人们重新规划四年,积极探索自我,掌握新四年时期的主动权,迈向自主成长的人生路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