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工作观】微信群正开展专题讨论【从零到一,建构学科视角】,这是一篇投稿。稍后将修改为正式的微课)


从零到一,训练适应能力

  • 什么是从零到一?
  • 两种路径,两种情境
  • 探索可能性,应对关键转变
  • 适应性的方法

什么是从零到一?

大家或许都知道美国的风险投资家彼得·泰尔(Peter Thiel)写了书《从零到一》,这本书讨论创新,在创业者和投资人群体中影响很大。这个书名也成为了流行的新词汇,类似于一万小时。

新年前几天,我想起来【从零到一】这个隐喻的确好,用它来做一些引导创新思维的东西看来不错,于是想着如何将这个隐喻用到个人创新层次,希望通过讨论,开发出一些具体的行动指南,引导人们去尝试生活、学习、工作中的一些新的可能性。

我之前开发了一个叫做【马特焕新】的小工具,倡议人们三十天实践一件事情。经过一段时间的推广实践,我总结出它的核心本质是【短期集中的力量XXX】。

那么,对于【从零到一】来说,它的核心本质就是【以最小成本的方式启动个人创新】。现在大家都知道创新和改变的重要性,只是在具体如何做的,如何在个人生活中落实创新的概念,这个摸索还比较少。

斯坦福大学的心理学家B.J.Fogg专注于说服、了解人类的行为特点、创造习惯等。他研究人们的行为改变二十余年,他觉得只有三个方式可以达成长期性的改变:

  • 大彻大悟(Have an epiphany)
  • 调控环境(Change your environment)
  • 婴儿学步(Take baby steps)

大部分人无法大彻大悟,只能按照后两种方式练习。如果采用有效的训练方法,人们可以成功地改变自己的行为,建立新的习惯。可惜,成功的训练方法依然罕见。许多个人发展方面的书籍都在讨论类似的改变。

泰尔的书名启发了我用【从零到一】这个词汇来探讨个人创新,探索一些如何促成人们进行有建设性意义的行为改变、心智改变。如果这个隐喻用的好,那么是泰尔的功劳,如果我的具体思考有任何错误,那么和泰尔没有任何关系。


两种路径,两种情境

【从零到一】说的一种创新、改变的路径,类似于开车时转弯,道路方向变了。与之对应的是稳定、优化的路径,在原来的道路上继续行驶,方向没有变。

许多学科和领域,都存在类似的这两种路径。这说明这是人们思考事情的通常模式。

  • 创新管理:克莱顿·克里斯坦森(Clayton Christensen)提出颠覆性创新(Disruptive Innovation),与此对应的是持续性创新(Sustaining Innovation)

  • 组织学习:詹姆斯·马奇(James G. March)提出开发(exploitation)与探索(exploration)两种组织学习模式。

  • 专长研究:Giyoo Hatano将专家区分为适应性专家(Adaptive Expert)和常规专家(Routine Experts)。适应性专家不断地学习,适应新的领域,掌握新的专长。常规专家,则稳定在既定现有的专长领域。

  • 心智研究:德韦克(Carol Dweck)将人们的心智模式区分为固定型心智(Fixed mind-set)与成长型心智(Growth mind-set)

  • 企业成长:俗语说“创业难,守业更难”。与此对应的是创业家和职业经理人。

  • 修辞学:零度与偏离。零度代表着字典规范,偏离就是对于零度的偏离,打破对于字典规范。

  • 信仰习俗:人类学家玛丽·道格拉斯在《洁净与危险》中讨论宗教禁忌,反常无序。与此对应的是社会习俗允许人们去做的事情。

  • 科学哲学:托马斯·库恩(Thomas S.Kuhn)在《科学革命的结构》中提出了【范式(Paradigm)转变】,他认为科学发展是革命式的,从常规科学状态切换到创新的科学状态

不同领域使用不同的词汇,本质上它们描述的是事物运动成长的两种路径,或者说两种模式。

需要特别指出的是:这两种路径,没有哪一种更好。两者都是可取的。不同情境下采用更为合适的路径。【从零到一】说的则是创新路径、改变路径、转向路径等等。

既然【从零到一】说的是个人创新,那么,就带来两种情境,或者说两种状态。一种是改变之前的状态,一种是改变之后的状态。我们用旧和新来代表这两种状态,对应的词语是【从旧到新】。

组合起来就是,【从旧到新】是两种情境的切换,【从零到一】是一种具体的切换路径。


探索可能性,应对关键转变

那么,我们为何要做个人创新,为何要选择【从零到一】的路径?选择另外一种稳定的、增长、持续的路径,难道不可以吗?

这里我们需要对【从旧到新】两种情境切换做一个细致的探讨。我觉得人们总是会不断成长,从旧到新。这种成长驱动来自两种情况:一种是外界驱动,你不得不去变化来适应外界;一种是内在驱动,你主动求变,试图探索可能性。

最近我在反复思考过去开发的概念【新四年】,它说的是大三、大四、毕业一年、毕业二年。我现在理解它的本质其实是一个关键转折过渡期,人们需要去习得如何应对这种关键转折的适应能力。

【新四年】代表的挑战是既定的,不同地域、不同时代的人,都会遇到同样的挑战。人们总是要经历从学生到职场的身份转化,这个转化恰好处于某个生理周期,处于某个家庭周期。这就是外界驱动的,你不想要改变,它也会迫使你改变。

像Rita今年这样的改变,则是主动求变。自己想要折腾一下,试图探索更多的可能性。

【从零到一】说的是具体如何践行创新与改变,它的好处显而易见,提高了我们的应对关键转变的能力,也可以帮助我们探索更多的可能性。


适应性的方法

前面说到了【以最小成本的方式启动个人创新】,为何我要加个定语【最小成本】呢?

如果人们能够知行合一,言出必行,说改变,就立即改变。那么,我们就不需要讨论了。直接行动就好。

可是,大家都知道要改变,在具体行动时,往往行为瘫痪,言行脱节。显然,自控力是很难的,要消耗大量认知资源。

那么,我的思路在于,如何在不强行扭曲自己的情况下,以消耗最小认知资源的方式,来启动创新。这种方法,我叫它适应性的方法,主要特征是巧妙地与环境互动,借势而为。

例如,过去一年我们曾经在开智社群讨论时空选择论,一种观点是如果要就业,人们要到时间源头去,直接去搬家去某个著名大城市,去产业核心城市工作。如果要学习新学科,就直接去大学深造,停止工作。

这样的做法当然很好,立杆见影,效果最好。如果人们能够做出决策,采用行动。显然改变就立即生效了。

适应性的方法则是,如果我们无法采用强硬派的做法,那么,是否可以在既定的环境中,做出自己在现有资源可以掌控的改变。例如暂时无法搬家去大城市,但是可以通过网络与大城市的智者联结沟通,经常出差旅行去大城市参加交流活动。

又如,无法立即停掉工作,去大学深造。那么,可以通过网络学习MOOC,建设学习部落,拓展导师和学友。


喜新厌旧的利弊

认知科学研究表明,人类大脑爱新鲜爱刺激。变化会带来信息刺激,会激发人们的行动。【从零到一】就是在善用大脑的这个BUG,通过刻意践行一些与过往不一样的行为,来加速学习与成长。

同时,我必须指出【从零到一】这个小工具的弊端。学习与成长都存在不同阶段。普遍的做法是区分成初阶、中阶、高阶。例如,技能学习网站Lynda.com将课程难度分为三个级别:初阶(Beginner)、中阶(Intermediate)、高阶(Advanced)。又如,中山大学心理学系程乐华老师在教【可供性(Affordance)】课程时,总结了可供性概念理解的三个阶段:

  • 概念理解阶段:可以理解可供性概念的字面意思,但感受上预示着什么不清楚。需要更多的不同于主体视角的经验进入,并开放式地接收。
  • 概念应用阶段:发现很多物品的新可供性,知觉的阈限大大降低。
  • 概念融入阶段:概念融入之后可以多出一种互动地看待世界的方式,不再是物的奴隶,而真正享受自由操纵物为己所用的快乐和自由。

德雷福斯将技能的获得过程归纳为七个阶段将它归纳为七个阶段:

  • 初学者阶段(beginner)
  • 高级初学者阶段(advanced beginner)
  • 胜任阶段(competence)
  • 精通阶段(proficiency)
  • 专长阶段(expertise)
  • 驾驭阶段(mastery)
  • 实践智慧阶段(practical wisdom)

不论是三个阶段,还是七个阶段,【从零到一】的方法只适用于初始阶段。一旦尝试到位,找到正确轨道,完成【从旧到新】的起步阶段,借下来就需要使用稳定的方法【从一到十】、继而【从十到百】,具体如何做,我们需要另外开辟一门新的微课来讨论。


Oliver Ding的【从零到一】个人体验

在《从零到一》这本书出版之前,我就领悟到上述【从零到一】的思想。这个得归功于阳志平先生。2013年初,他指点我如何改善心智。

他说了一句话,给我触动很大:【刻意做一些和自己过去习惯不一样的行为】。

他说,过去你习惯用BagTheWeb来打包整理资料学习,你可以换换,用Evernote来整理学习。过去你喜欢在微博上发学习的信息,你可以换换,看看一些不爱学习的微博朋友,他们分享哪些内容。

实际上,过去我曾经不经意地做类似尝试,刻意让自己去改变。例如在2010年,我的第一个小孩培风出生期间,我就可以告诉自己,今后的生涯主题要陆续转移到【传承】这个方向。

从2011年起,我开始有意识地开展一些顾问活动,为一些创业公司和公益项目提供免费的项目咨询。有的由项目方主动提出,有的则是我主动联系项目方。我和这些项目的朋友的沟通,采用非正式的形式,就是通过电子邮件、电话或见面形式私下沟通。与其说是顾问,我更像是一名导师。

我之所以投入一些时间做免费的创业导师服务,一方面来自于我对创业成长的孜孜不倦的探求,另一方面来自于我有意识地将个人冲击路径从“分享”调整到“传承”这个方向。

又如,2012年7月,我把个人BLOG从【善用网络@大学小容】改名字为【Swordi Media Lab】,可以提醒自己不要再写BLOG,而是要注重长期价值的东西。

Blogger这个字眼已经不能涵盖我过去十年来多样性的网络生涯,我很早就停止了个人网络品牌的研究,转而相信职业身份是可形塑的。不过,从企业识别管理中学习到的一个理论是,当“实态/形象”两者不符合时,你需要主动调整一下你的形象,让它更符合现在的实态,能够彰显一下未来则更好。

当我发现用curator比blogger更合适我的网络身份之后,就一直想把这个网站的名字“大学小容@善用网络”改一改,让它更符合我的网络身份。然后我想到的新名字就是:Swordi Media Lab。

未来十年,我可能不会像从前那样写blog,但是依然会继续各类有趣事情的探索和实验,而且也不想离网络/媒体/文化/科技这些范畴太远,那么看来Media Lab是蛮合适的一个字眼。我最早产生这个想法是看到Tony发布了Tony Labs,那时我想这是一个好主意,每个人都应该搞一个实验室。

过去是比较随意而没有规划,未来可以刻意一些,做一些规划,带着大的图景去实验。不会考虑blog更新之类的撰稿压力,而是侧重一些想法的实践和实验性的探索,例如花三个月时间做一个开放课程的尝试,再来总结分析这样的尝试,再将心得分享给大家。我自己会继续梳理,在合适的时间,也会开放出一些实验项目,邀请大家来参与。

2014-2015年,我放下一些过去一直纠缠的几个议题,暂时把它们搁置在一边,把杯子里的半杯水倒掉,腾出时间空间,从零开始学习一些新的学科。这些学习,给我很多的启迪和新灵感,无意间,这些新知居然解决了过去的这几个议题,并且带领我穿越迷茫,突破了过去自己的限制,做出了一些新的东西。


微课作者

本微课的作者是Oliver Ding, 他是新四年研究院的联合创始人。他的个人工作室是 Swordi Media Lab


关于【新工作观】

【新工作观】是Swordi Media Lab发起的一项社会对话(Social Conversation)计划,我们通过混合媒体工具,鼓励大家围绕【新工作观】进行长期而深度的讨论。我们暂时以微信群为讨论环境。

项目介绍:http://joinwee.com/lesson/189


新四年

大三,大四,毕业一年,毕业二年。这新四年,我们该怎么过?!新四年项目鼓励人们重新规划四年,积极探索自我,掌握新四年时期的主动权,迈向自主成长的人生路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