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媒体(Place Media)

位置媒体(Place Media)是以位置为中心的内容发布和内容获取。位置媒体是媒体进化的自然产物,它和大众媒体(Mass media)、社会化媒体(Social media)不同。传统媒体实际上是基于时间的媒体。基于位置的媒体带来巨大的创新。

位置媒体(Place Media)是以位置为中心的内容发布和内容获取。位置媒体是媒体进化的自然产物,它和大众媒体(Mass media)、社会化媒体(Social media)不同。传统媒体实际上是基于时间的媒体。基于位置的媒体带来巨大的创新。

Oliver Ding把位置媒体分成四个进化阶段: 位置即状态、位置即场景、位置即容器、位置即智能。位置媒体科技的发展,可以帮助提升本地醒觉(Local Awareness):人们对于本地生活及信息的敏感和觉察,具体划分为三个层次:本地身份、本地资本、本地营造。


位置媒体的四个发展阶段

Oliver Ding用【位置媒体(Place media)】来描述以位置为中心的内容发布和内容获取。位置媒体是媒体进化的自然产物,它和大众媒体(Mass media)、社会化媒体(Social media)的对比:

  • 大众媒体:单向的广播关系
  • 社会化媒体:根据人际联结进行传播
  • 位置媒体:通过地理位置发布和获取内容

Oliver Ding把位置媒体科技的发展划分为四个阶段:

  • 第一阶段:位置即状态(Place as Status)
  • 第二阶段:位置即场景(Place as Context)
  • 第三阶段:位置即容器(Place as Container)
  • 第四阶段:位置即智能(Place as Intelligence)

1. 位置即状态(Place as Status)

这个就是第一代的签到(check-in)类的应用,这个阶段“位置”本身作为内容出现,告诉其他人“我在哪里”。这个阶段是技术限制带来的过渡期。技术发展之后,获取位置的数据已经很容易,纯粹的签到变得很没有意思。四方(Foursquare)早期为了鼓励人们签到check-in,用游戏机制来支持整个app,但缺乏实质性的价值。

2. 位置即场景(Place as Context)

随着技术进步,获取地理位置已经成为手机app的标准配置功能。社交app, 照片app,跑步app等等,都可以在用户创建内容时,添加位置数据。这时,位置数据不是内容本身,而是内容的一个属性。

大部分app处于这个阶段,停留在把位置数据收集上来,还没有很好地处理这些位置数据,创造更新颖的信息传递机制。

3. 位置即容器(Place as Container)

这个阶段,位置成为数据/内容发布、创建的基础,而且成为发送、传播、交流的流通渠道。换句话说,基于位置创建的内容,不需要依靠其他渠道来分发,位置本身就是一个重要的分发渠道。

目前一些活跃的app是在这个阶段发展。这里大致可以分成两大类:系统推荐类 v.s. 用户贡献内容类。

Yelp app可以说是系统推荐典型的代表,它用的数据是web端的UGC数据。新版本的4sq将改版成本地推荐引擎,直接和Yelp竞争。Findery.com和app是用户贡献内容类,它以web端为主,主打地理日记,偏人文小资方向。

4. 位置即智能(Place as Intelligence)

这个阶段对于位置数据的梳理,已经上升到了“智能”的阶段。这个时候的设备不仅局限于智能手机,也可以是其他任何智能设备,例如可穿戴设备等等。这些设备可以更敏捷地获取地理位置有关的数据,并结合用户行为习惯的数据,能够做出一些智能推荐。

这个阶段的案例还比较少。SnapChat最近推出的geofilter功能算是一个案例。它自动根据用户所处位置,推荐一个对应的艺术特效,加载到用户创建的图片上。这个案例显示出位置可以作为底层的数据,在这个基础上可以作更丰富的智能应用。


位置媒体的核心特征

作为特殊的媒体形式,位置媒体的五大要素如下:

  • 地点
  • 内容
  • 用户(人/机构)
  • 主题
  • 受众

位置媒体的价值在于:

  • 建构地点的记忆,以位置中心沉淀有价值的内容
  • 建构由公共联结和个人联结形成的位置网络(Place Network)
  • 通过移动设备更便利地发布和获取内容
  • 帮助构建本地社区
  • 帮助构建全球社区

本地醒觉(Local Awareness)

Oliver Ding受我自我醒觉(Self Awareness)这个词语的启发,造了一个新词:本地醒觉(Local Awareness)。发展位置媒体的重要社会意义就在于助益本地醒觉(Local Awareness)。

本地醒觉(Local Awareness):人们对于本地生活及信息的敏感和觉察。

2014年8月Clay Shirky在Medium.com上发表一篇文章Last Call。文章讲述美国本地报纸媒体的衰败趋势,Clay Shirky从商业模式入手给本地报纸媒体从业者敲响了警钟。

Oliver Ding看完文章之后,从另外一个角度来思考:

如果今后没有本地新闻工作者,那么,谁来为我们保持本地信息敏感度?如果我们不能对本地信息保持敏感,那么,本地社会的信任会不会消弱?

然后他借用Self Awareness这个词语,造了Local Awareness这个新词。位置媒体创造一个新的本地信息流通渠道,联结本地人们,让Local Awareness更好。

2011年《新媒体与社会》期刊发表了一篇论文Location-aware mobile media and urban sociability。文中分析以Foursquare这类单独分享位置的LMSN(Local Mobile Social Networking)对于都市社会交际的影响。文章提出了陌生人交往和熟悉人交往的两个框架,并且指出LMSN可以改变都市人群的社会交往模式,增进陌生人的本地交往,也促进熟悉人的线下交往。这个结论正是本地醒觉(Local Awareness)的意义所在。


社交神经学的启发

Susan Pinker是一名发展心理学家,她在2014年出版The Village Effect一书,从社交神经学(Social neuroscience)的角度探讨面对面对联系如何影响人们的生活。该书第60页写到:

Surprisingly, face-to-face social capital in a neighborhood can predict who lives and who dies even more powerfully than whether the area is rich or poor. In 2003, when several Harvard epidemiologists put nearly 350 Chicago neighborhoods under the microscope, they discovered that social capital -- as measured by reciprocity, trust, and civic participation -- was linked to a community's death rates. The higher the levels of social capital, the lower its mortality rates, and not just from violent crime but from heart disease too.

Clearly, the place makes a difference to your health: some locales foster more trusting relationships.

Oliver Ding受该书观点的启发,深化了对本地醒觉(Local Awareness)的思考,将它从内到外,发成三个递进层次:

  • 本地身份(Local Identity)
  • 本地资本(Local Capital)
  • 本地营造(Local Creating)

本地身份

本地身份(Local Identity)类似于网络身份,和人们的真实身份不一定完全等同。只要人们有意识地活跃在某个空间,人们就会去建构一个身份,来适应那个空间。网络是一个虚拟空间,因此,人们在虚拟空间活跃,就形成他们的网络身份。同样,我们可以将本地空间视为一个空间,人们在这个空间形成的是本地身份。

过去人们在本地空间的活动能力有限,本地身份通过现实交往形成,与真实社会身份等同。本地媒体也无法惠及大部分人的本地身份构建。

当人们在网络上进行分享,他们就在网络上构建自我身份。程乐华老师称这个身份为“网我(网络自我)”。无论这个身份是“补充性网我”(现实自我在网络上的延伸),还是“补偿性网我”(受社会限制无法在现实生活中扮演的角色,在网络环境下得以实现),分享都是最基本的建构手段。

随着移动技术的发展,位置媒体的崛起,人们有更大的能力和自由度构建本地身份。例如,以匿名身份发布内容的本地应用Yik Yak,就是提供一类新型的构建本地身份的渠道。除了匿名方式,其他署名方式的本地应用,同样可以拓展本地身份的自由度。


本地资本

联结、互动、互惠、信任,这些构成人们在本地的社会资本。本地醒觉(Local Awareness)程度高的人,会更积极主动投入到本地活动中,从而创建更多的本地社会资本。位置媒体(Place Media)提供了新的渠道和平台,让人们更便利地进行联结、互动,从而推进互惠和信任,促成本地社会资本的建设。

当人们分享对于某个品牌/项目/事件/社区的信息,即使这些信息不是属于他们原创的,当他们开始分享,他们感觉到自我和社区联结起来,即使这些联结是单向的关注(“暗恋”是非常重要的情感寄托手段之一)。当人们发现其他人也在通过分享表达同样的情感,社区共鸣就此诞生。

位置媒体不仅让人们分享,而且促成人们从线下世界走到实体世界,在本地空间进行面对面的交流。同时,位置媒体也为本地用户提供了一个线上联结的机会。两者相辅相承。

创建于2002年的Meetup.com,致力于借助网络平台帮助人们打造本地社区。人们在注册加入Meetup.com网站之后,创建各种主题的兴趣小组,找到本地的志同道合者,按照一定周期,组织线下聚会活动(Meetup)。截至2015年8月,该网站拥有2277万注册用户,服务遍及180个国家,网站上有21万个小组。在Meetup.com上发起兴趣小组,在线下主持各类活动的活跃人士,他们创建了越来越多的联结,提升了各地的社会资本。


本地营造

本地醒觉程度最高的人,将本地社区视为一个整体,清晰地意识到自己是这个共同体的一员,从而产生为这个共同体贡献的认知。

公民参与(Civic participation)就是指这个层次的表现。Oliver Ding所说的“本地社会创新者”也活跃在这个层次。当“情感联结”的规模超越个人层面和社区层面,上升到社会运动层次,分享就转变为寻求社会支持的利器。透过快速而宽广的分享,共同情感可以将人们凝聚在一起,微内容促成微行动,微行动带微变更

位置媒体作为新型的媒体和通讯工具,让活跃的本地公民可以便利地进行公开性的活动,聚少成多,进行社会动员。位置媒体将推动各地的本地营造进程,帮助每个地方发展为更好的友善的、更有活力、更有创意的本地社区。


基于位置的认知

FourSquare,Path以及其他应用都可以让你加入地点信息。这些应用自动记录位置数据。你可以给所在的地点命名。如果已经有其他人给附近地点命名,你可以从中选择一个最贴切的名字,保存作为发布当条内容时的地点属性。 有时候,我们会看到很无厘头的地点名字,这些名字并不是真实的地点名字,而是用户虚拟的。

人们对于现实世界的某个位置,产生了四个层次的认知:

  • 地理层次: 按照地球表面的经纬度来定位
  • 地址层次: 按照空间层次(国家、邮编区域、城市、路名、编号)来定位
  • 地点层次: 按照社会活动意义来定名
  • 内容层次: 围绕某个地点衍生的信息内容

1. 地理层次 (Geographic layer)

这个层次的重点是按照地球表面的经纬度来进行定位。例如Columbia University中心点的经纬度坐标:

40.807763, -73.962541

这类数据人类是无法直接辨识理解,只是用于机器处理。它可以精确到地球表面的某个很小的点。每个坐标是唯一的。

2. 地址层次 (Location layer)

这个层次的重点是提供一个人类可以进行交流通讯的地址数据,由邮政编码主导的一种地理编码系统。按照空间层次大小编码:

国家>邮编>城市>街道>序号

这个系统早期是为邮政通讯而开发,逐渐成为人们个人身份系统中的居住资料数据。例如Columbia University的地址是:

116th St & Broadway New York, NY 10027

每个完整的地址具有唯一性。地址采用组合式命名,每个单元可以重名。例如,纽约有116th St,另外一个城市也可能有同名的116th St。

这个层次的数据,人类和机器都可以辨识和处理。由于地址信息差别度小,人们很难记忆住多个地址信息。例如同一路上的不同编号地址。人们凭借大脑记忆,很难区分不同地址。

3. 地点层次 (Place layer)

地点的社会活动意义,对于人类大脑来说信息量更大,因而人们可以区分出不同的地点。例如,同一路上的不同编号地址,分别是一家律师事务所、一个布艺小店、一家意大利餐馆。

Columbia University作为一个地点名称,对应着上述地理数据和地点数据。

  • 地理数据:40.807763, -73.962541
  • 地点数据:116th St & Broadway, New York, NY 10027

虽然人们不一定记忆精确到某个地点的全称,但是这些地点的社会活动意义,已经可以辨识。例如,人们不一定记忆住那家律师事务所的全名,但是可以记忆住那个地点是一家律师事务所。

和地理数据不同的是,地点名称代表的范围可大可小。Columbia University的面积很大,一家律所事务所的面积可能很小。

4. 内容层次 (Content layer)

这个层次是围绕某个地点衍生的内容。这类内容数据是多变的、复杂的、零碎的、私有/公开兼有、不规范的、故事性的,地理数据的属性则截然不同。

那么,人们在社会活动生活中会经常与一些地点发生较为紧密的关系,这些地点衍生的内容,就对于人们的行为有很大的影响。

目前有大量的网络/移动app已经进入到这个层次。有些是部分功能和这个有关,有些则是专攻这个领域。

  • 部分功能:例如Instagram app,允许用户分享照片时提交地点信息
  • 专门应用:例如Findery.com及app,让用户基于某个地点撰写笔记

形形色色的地点

地点构成了人们的行为环境,不同类型的地点,形塑不同的行为。

  • 公共地点(博物馆/公园/动物园)
  • 旅游景点
  • 商务办公区域
  • 郊外居住区
  • 购物中心
  • 消费购物商家
  • 休闲娱乐场所
  • 学校
  • 政府机构
  • 青年空间

位置的意义

不同类型的位置具有各自的特征,这些特征对于不同人群具有各自的意义。 在不同的时间点,同一个位置也具有不同意义。

从意义出发,抓住位置的意义,可以激发人们和位置的互动关系。这个Place with Purpose这一理念,是位置媒体应用最重要的策划方向。

位置的意义按照强烈程度区分为三个级别:

  • 功能层次
  • 兴趣层次
  • 情感层次

人们肚子饿了去一家餐馆吃饭,满足生理食欲,这是功能层次;喜欢欧式风情人们,专门挑选某一家意大利餐厅吃饭,满足差异化品味,这是兴趣层次;一家人多次去同一家餐厅,举办生日聚会,庆祝重要时刻等等,人们的个人体验和故事,已经和这家餐厅紧紧联系在一起,这是情感层次。


本地集展人

随着位置媒体应用和服务的发展,人们参与本地服务的门槛越来越低。Oliver Ding将积极参与本地服务与应用的人群称呼为本地集展人(Local Curator)。这部分人积极参与当地社区的构建,主动策划和组织各类活动,联结其他人。他们也是位置媒体应用的核心积极用户。

Meetup.com上的兴趣小组的组织者,TEDx/StartupWeekend等各类开放品牌活动的各地组织者,他们都是本地集展人(Local Curator)。


让每个地点都发出它们的光芒

社交媒体让每个人都发出声音,位置媒体让全世界的每个地点都可以发出自己的声音。

一个地点就像一个星星,它会闪耀自己的光芒。


微课作者

本微课的作者是Oliver Ding, 他是TEDtoChina项目和新四年研究院的联合创始人。他的个人工作室是Swordi Media Lab


相关微课和参考资料


如何学习这门微课?

  • 地点回忆:想想最近三个月让你印象深刻的某个地点、过去一年让你印象深刻的某个地点、过去十年让你印象深刻的某个地点。分别写下笔记,叙述关于这些地点的联想。
  • 地点创作:在某个地点,尝试各类移动应用,进行基于地点的创作。然后,阅读浏览其它人的创作。
  • 地点服务: 在你所在的地点,参与某个现场活动,或者参与组织某个现场活动。
  • 地点应用:想像如果你是某个全新的地点应用的开发设计者,在一个PPT上绘制出你对它的构想。

最新讨论

+发言

本微课下暂时还没有讨论~~

线下活动

暂无线下微聚

研修列表 我要创建

wwq0327的研修 |12/07~12/19 ~ 第 1 期

组织人:wwq0327
人数: 召集了 1 人 / 需要召集 12

学习本微课学友们

Relic

来自Beijing

Oliver Ding

目前服务于一家美国网络新创公司,从事社会化网络应用开发的信息架构规划、用户体验设计和产品开发管理。热爱自由文化和创作共用,致力于探索创新媒体技术在非营利领域、教育和社会创新方面的应用。

学友

微课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