联网青年 - 混合媒体时代的青年运动

当越来越多青年投入联网青年运动,参与其间的青年会获得更快速和更好地社会化成长支持,整个社会结构也会因为这个新的青年群体而演变,发展为更加具有透明度、更有创造力和更包容的社会。

Oliver Ding于2013年9月2日用【联网青年】这个词汇来用来描述一类青年:他们是:1)善用网络科技工具的青年;同时,他们又是 2)善于联结其他青年的青年。

【联网青年运动】用来描述这样一个趋势:

越来越多的青年通过混合媒体工具联结彼此,带来更绵密的互动、更快速的信息交换,和更开放的资源流动。

当越来越多青年投入联网青年运动,参与其间的青年会获得更快速和更好地社会化成长支持,整个社会结构也会因为这个新的青年群体而演变,发展为更加具有透明度、更有创造力和更包容的社会。

这篇微课关注青年之间的各类联结如何发生:在混合媒体年代,青年们通过何种方式、何种工具、何种机制来联结彼此。


我们是联网青年

Meg Jay是一位临床心理治疗师,专门为20多岁的青年人提供各种咨询服务。她关注的这个年龄段是人们生涯成长历程中的关键阶段。二十多岁是为人生打基础的重要时期,人的大脑和身体成熟度都在这个时间达到最高值,逐渐稳定下来。如果是孩子五岁前是智力开发的重要时期,那么二十多岁则是成人后发展的重要基石。

Meg Jay写了一本书The Defining Decade,还在TED大会上发表了演讲《为什么三十岁不是新的二十岁》,指出二十几岁不是可以轻易挥霍的美好时光。她提出了几点建议:

第一,我常告诉二十多岁的男孩女孩,不要为你究竟是谁而烦恼,开始思考你可以是谁,并且去赚那些说明你是谁的资本。现在就是最好的尝试时机,不管是海外实习,还是创业,或者做公益。

第二,年轻人经常聚在一起,感情好到可以穿一条裤子。可是社会中许多机会是从弱关系开始的,不要把自己封锁在小圈子里,走出去你才会对自己的经历有更多的认识。

第三,记住你可以选择自己的家庭。你的婚姻就是未来几十年的家庭,就算你要到三十岁结婚,现在选择和什么样的人交往也是至关重要的。简而言之,二十岁是不能轻易挥霍的美好时光。

青年自我意识的觉醒,加上社交网络的传播便利,激起更多的联结、行动和回响。这一场新的运动,我们该如何为它命名?

二十几岁的青年,经历从大学到职场的身份角色转换,从校园空间走到职场空间。这些转换都带来友谊、亲密关系、信任等层面的挑战,伴随而来的是青年自我意识的觉醒。

社交媒体与移动媒体的发展提供了与过往更加便利的联结人的手段。一部分善用网络的青年,他们娴熟于使用社交媒体与移动媒体来创造联结机会,让更多的一些青年走出自己的小圈子,勇敢地认识陌生的新朋友,探索新的可能性。在联结过程中,他们对话,他们协作,他们创造。他们在形塑自我的同时,也在改变这个时代。

联网时代,一个万事万物都有可能发生的时代,二十岁到三十岁,一个打基础的阶段,同时又是一个充满机遇,需要我们自我去“pull”的时代。拥抱混合媒体趋势,让我们变身成为联网青年。


天南地北:地域维度的联结

从地域维度看,Oliver Ding把青年分成几个类别。这些青年是不同的网络节点,他们过去的地理位置与当前的地理位置,以及青年互相之间的联结,组成了一个瑰丽的时空网络。

  • 返乡青年:大学生在大城市学习毕业之后回到故乡所在的城市工作。
  • 留守青年:在本地城市学习成长,继续在本地城市发展。
  • 海归青年:在海外留学工作之后,回到中国大陆工作。
  • 异乡青年:从外地来到大城市学习,毕业之后留在大城市工作。
  • 海外青年:在海外留学,毕业之后在海外工作。
  • 迁徙青年:在好长一段时间,在不同地点学习工作,处于迁徙状态。

青年朋友在不同地域之间的活动形态,带来不同的信息视野、文化视角和人际网络。新四年时期,人们频繁在不同地点之间移动,这些地域活动,促成不同地域之间青年群体的联结。这些具体的联结模式,可以归纳为如下几种:

  • 国际云智慧和本地创新者的联结
  • 全国社区和本地创新者的联结
  • 本地社区的创造和拓展
  • 迁徙青年带来的跨城联结
  • 故乡情怀带来的创意联结

理想中的创意社会,是大型创意社区,和各种本地化的特色社区,百花齐放,相互支持,相互启示。每一个人都可能扮演一个联结“本地”和“全球”的联结者的角色。


国际云智慧和本地创新者的联结

类似TEDx, Startup Weekend这类开放品牌和共享创意,这些智慧的设计者并不拥有它们,各地的人们可以在本地去独立实践这些智慧,各地的智慧行动者,又结合成一个全球网络社区。

想像一个积极城市,拥有如下的要素:

  • 至少一场TEDx活动
  • 至少一场BarCamp活动
  • 至少十个编辑维基百科的人
  • 至少一百个选择CC协议的blogger
  • 至少一名摄影师选择CC协议将他的摄影作品开放出来
  • 至少一场Startup Weekend活动
  • 至少一次本地的推特节Twestival
  • 至少一个co-work空间
  • 至少一个PechaKucha活动
  • 至少一场CC salon活动
  • 至少十名github上的开源软件程序员
  • 至少一场wordcamp活动
  • 至少一个博物馆每月提供免费开放日
  • 至少十家商业公司提供开放日,邀请行业人士参与
  • 至少一人参与TED.com的开放翻译计划,成为开放译者
  • 更多的自由文化和开放社会要素

全球各地的城市都被麦当劳,沃尔玛,苹果专卖店,星巴克等全球商业机构给标准化和统一化,本地特色逐渐消失殆尽,我们需要新的一轮自由文化的全球化运动。将这些思想软件从云端基础设施,置入到每个城市,让各地的年青人,链接本地积极能量和全球智慧网络,让他们在直面国际思潮的框架下,充分发挥各自的创造力潜能。

国际上开放的云端智慧越来越多,各地的活跃本地社会创新者也越来越多,这两股力量的联结,正在创造一个全新的文化演绎机制,给各地的青年带来多样化的创意刺激。

让年青人有机会和希望的城市,才会是一个积极的幸福城市。


全国社区和本地创新者的联结

例如CAPE和舟山创意青年聚会的联结。CAPE是一个全国性甚至全球性的积极青年社区。舟山创意青年聚会是聚焦于舟山的本地社区。

2012年10月国庆假期,CAPE的创始人陈露前往舟山旅行,在当地举办[CAPE Meetup |舟山],主题为小城青年的创意生活,当地的舟山创意青年聚会的组织者Danny Yu(余扬)免费提供客厅沙发,还帮助陈露组织活动。

2013年5月23日晚上,CAPE邀请舟山创意青年聚会推动者Danny在CAPE YY语音频道里,为Local Caper以及更多对青年活动感兴趣的朋友分享舟山创意青年聚会的实践经验。


本地社区的创造和拓展

全球化社区、全国性社区和本地社区是三个层次的青年社区,分别发挥不同的作用。本地社区的建设有赖于本地创新者的努力、善意代理团队、专注的成长策略以及创造性的贡献方式。

1. 本地创新者

舟山创意青年聚会是一个很棒的本地青年社区建设的案例。这个“舟山创意青年聚会”背后的推手Danny Yu(余扬)很好地把握节奏和细节,成功地扮演了社区集展人、社区内外双重联结者和青年导师的三个角色。这样的本地创新者是本地社区成长的关键因素。

余扬在一个十八分钟演讲中总结了这个案例的模式。他总结为三点:

  • 自然成长,给予社区养分和土壤,像农夫一样细心耕耘
  • 拓展联结,个人还是社区都需要借助新媒体网络来拓展联结
  • 主动分享,不要惧怕吆喝你想要做的事情,告诉别人你可以为人们提供哪些价值

2. 善意代理团队

传统的广告公司、传播公司也被人们称呼为创意代理(Creative Agency), 他们为客户策划品牌传播计划,构思创作各类广告,然后发布在电视,报纸,杂志,户外,展览会,互联网等等媒介场所,影响消费者对于客户品牌的认知和消费决策。这个行业也和通常人们所说的“创意”靠的很近。

受创意代理(Creative Agency)这个词的启发,Oliver Ding创造了“善意代理(Cause Agency)”这个新词,用来描述当下活跃在线上线下的公益传播团队。他们娴熟于混合媒体传播,人员的技能配备齐全,掌握了策划,创意,平面设计,摄影,视频拍摄和剪辑,线下活动组织,线上社会化媒体传播,粉丝互动,内容集展(Content Curation)等。他们基本上已经能够履行一个小型广告公司的职能。

即使是一个人,只要有热情,愿意分享,善学习,愿意投入,单枪匹马也可以建立一个善意代理,为本地社区带来建设性的贡献。

大部分的善意代理,则是由来自多个机构/公司或者多个行业的志愿者,自发组成工作团队,他们要么长期性存在,定期服务于一些项目。要么短期性存在,服务于一次性项目。例如各地的TEDx工作团队,他们基本上都可以算是一个个善意代理。组织一场TEDx活动,可以由一个专业的创意代理,会务公司,传播公司来做,也可以由自由联合的志愿者组成的非专职团队来做。

还有第三类的善意代理,他们本身就是一个创意代理。就像一枚硬币的两面。一个长期存在的创意代理团队,除了平时的商业业务之外,整个团队也投入到社会公共事务中。这就好像是大家说的企业社会责任。TEDxHouston背后的策展团队其实就是以本地的一个创意代理CulturePilot为核心组织的志愿者团队。

3. 专注的成长策略

Oliver Ding在2013年初指出建设本地社区的三种路径。这些路径彼此之间有些差异与相关,选择一条路径,专注投入,一段时间之后,就可以打破僵局,进而激发涟漪效应。

  • 路径一:以某个青年空间为核心,进行线下和线上的混合传播

例如上海的“新单位”,广州的“MAO’ Space”, 北京的“84亩地”,这些都是开放空间形式的。另外一类是咖啡馆类,例如北京的“奇遇咖啡馆”,杭州的“贝塔咖啡馆”,北京的很多创业主题类的咖啡馆。这个我后来用“青年空间”来概括这类实体机构。

这些场所,高频率地举行各类主题的分享活动,逐渐就成为一个很有特色的本地社区。他们的缺点是场地限制,如果一个活动不在他们那里举行,那么就无法在他们的品牌下面进行传播。

  • 路径二:以某个线下活动品牌为核心,进行线上和线下的混合传播

例如TEDxNanjing,这个案例可以说很有代表性。他们通过举办TEDxNanjing在南京创建了一个很有活力的本地青年社区。因为主要工作是举行一次大型会议,所以线上的内容主要是传播大会为主。

这个形式的限制是:品牌不可无限扩展,不能用到其它地方去。活动是一次性的,每次都是一天的辉煌。如果活动组织者不能很好地用网络来放大线下活动的效应,那么投入产出成本很高。一个原创的线下活动品牌,也可以进行多类活动的探索,不会受到TEDx这类品牌的限制。

另外一类活动品牌可以说是,长期多次举行的小型活动,这个弥补了频率的问题,但是在人数上就无法达成规模效应。

  • 路径三:以线上品牌为核心,逐渐向线下渗透

这个实际上就是说,创立一个本地社区品牌,这个品牌名和活动形式分离。它可以有一个网站,发布很多值得本地青年跟踪的信息和内容,也可以在多个地点举行各类形式的特色活动,不受某个固定地点的限制,也不受某个具体的活动形式的限制。线上和线下也平衡的比较好。

例如,台湾的疯城部落,他们就是使用facebook来发布各类信息,然后发展到线下的定期的聚会。

4. 创造性的贡献方式

每个地方都有自己的特色,都可以在全球范围内找到自己的位置。很多小城市的朋友,可以从下面四个角度去拓展思维,鼓励本地的青年行动起来,以这样的方式参与全球青年行动。

  • 开放教育:在当地推广开放教育的理念,鼓励当地朋友善用网络,进行自主性学习,建立更好的学习环境。
  • 青年发展:扶持和促进当地的青年发展运动,将云智慧带到本地,联结本地青年和异乡青年。
  • 文化再造:挖掘本地文化遗产,通过新兴技术,采用符合时代精神的传播方式,复兴这些文化资产,创造新的文化资产。
  • 科技扎根:在当地推广先进的网络技术和其他新技术,帮助当地人们学会使用新的工具,释放他们的创造力和各类潜能。

2013年《Chusan》(舟山)一书在微博上引起了广泛关注,它是由英国汉学家利亚姆·达西-布朗(Liam D'Arcy-Brown,中文名字:林杰)所编著的,讲述了英国的第一个中国岛屿被遗忘的故事。那么,为什么英国人称舟山是"英国的第一个中国岛屿"?19世纪中期的舟山是怎样的情形?一个地方的历史文化基因如何在当下激发联网青年的联结呢?

在英国约克大学留学的舟山女孩Mandy(陈静莹,@Mandi慢慢滴)是围绕这本书一连串故事的关键人物之一,在通过微博参与讨论后,趁回国探亲之机她带回10本《Chusan》,成为了这本书的使者。

2013年5月5日(周日)下午由@舟山图书馆 与 @舟山创意青年聚会 联合举办的《新书推介会 & “西方人眼中的舟山”分享会》。这次分享会通过几百年前不同西方人从不同角度对舟山群岛留下的记述,探讨全球史观背景下近代舟山的国际形象。

这个故事恰好是联网青年们如何参与文化再造的代表性案例。每个地方都有自己的特色,都可以在全球范围内找到自己的位置。小城市的青年朋友,可以从这些角度去拓展思维,鼓励本地的青年行动起来,以这样的方式参与全球青年行动。

TEDx是一个很好的联结和动员Local Changemaker的平台。Oliver Ding曾经向武夷地区的一位朋友提议组织一个团队,申请TEDxWuyi的许可,如果品牌许可获得批准,就可以参考TEDxFuzhou的模式,每个月在大武夷地区各地举办月度沙龙,通过这种方式,把这个地区的有志青年联结起来。12个月之后,可以举办一个正式的演讲型的TEDxWuyi活动。可以从外地邀请演讲嘉宾,观众也可以从外地招募。然后大家都来一场特别的武夷山旅行,参加完TEDxWuyi,带着不一样的头脑风暴去武夷山旅游一下。

TEDxWuyi(TEDx武夷),这应该是一个蛮好玩的主题,有很多东西可以讨论,茶文化,理学,绿色生态,新型旅游,考古。武夷地区有很丰富的文化基因,在互联网时代,尤其值得挖掘梳理传播出来。很多TED演讲所阐述的思想,都可以在当地去实践。

除了传播TED,参与TEDx活动,还可以参与很多类似的国际性活动,很多是开放品牌的活动模式,可以在申请品牌许可之后,在当地独立组织。还有很多有趣的网站也可以去参与。

例如对自然进行标注的网站,非常合适武夷地区这样生物样本很丰富的地方。在国内致力于推动公民科研的猫头鹰工作室曾经推荐了诺亚计划(Project Noah)网站。

Project Noah是一位叫Yasser Ansari的小伙子开发的,他钟情于自然以及对自然的探索,并且他想让更多普通人能够享受这样一个过程。而正好这几年间,智能手机开始遍地开花,于是 Yasser就想到要做一个手机app把他的爱好和现代资讯科技结合起来。于是才有了后来的Project Noah项目。其实说白了,Project Noah是一个更加注重让用户去观察和记录大自然的手机应用。

我们可以和猫头鹰工作室合作,组织“诺亚x武夷”主题旅行团,从全国各地招募对于自然标注感兴趣的朋友,到武夷地区来采集生物标本,上传到Project Noah网站,来一次特别的旅行。

还有CAPE朋友经常说去的沙发冲浪网站couchsurfing.org。沙发冲浪(英文Couchsurfing,简称CS)是一个旨在帮助旅行者与当地人建立联系的一个国际性非盈利网络。就是当你旅行时你可以住在当地会员家。有很多人会想去武夷旅游,其中一些人会特别有意思和有故事,很值得和他们去交流。我们可以动员一些武夷当地的青年朋友,来做沙发冲浪旅行的host,接待这些奇怪的旅行客,把他们当作了解世界的一个桥梁。

当本地创新者能够直接联结到海外很多国家的青年,北京、上海就没有什么值得好羡慕的。当人们能联结到海外的朋友,就会有很多创业机会和发展机会衍生。


迁徙青年带来的跨城联结

来自的新加坡CAPE成员柯如准备到美国旅行,在CAPE的网络社区发出需求,想在美国找当地的青年交流,很快就连结到了美国当地有相同想法的朋友。她的示范效应,让大家了解到有了社群支持,迁徙青年的线下聚会不是那么难,于是便有了CAPE Meetup。鼓励大家发布自己的线下聚会需求,说明“我是谁,想在什么时间,什么地方,见什么样的人”,有人响应就能在促成线下交流。

类似的跨城联结,也可以在两个城市的青年团体之间发生。还可以在多个城市之间的青年之间发生。

1. 双城会

舟山青年青年聚会将他们的网络发展到舟山之外,罗璐是它们的舟山上海分部的负责人,同时是欢乐书虫部落的书虫。正是在罗璐的促动下,诞生了【双城会】的有趣的青年联结模式。2013年3月底,欢乐书虫部落的团队访问舟山,与当地舟山青年聚会交流。

余扬详细总结了这次活动:

当两座城市气质相异的青年群体面对面深度交流时,产生的效果非常震撼。欢乐书虫部落是一个围绕读书活动聚集的青年社群,成员多数是青年职场人士和学生,热爱阅读、乐于思考、高度重视成长与交流。舟山这边我们采取了半开放的召集方式,约一半是创意青年聚会团队的成员,另一半通过微博公开征集而来,参与者的背景更加多元化,有学生、公务员、国企职员、媒体从业者、销售员、农场主、自由职业者等。多元化、差异巨大的人群,围绕主题进行深入探讨时碰撞出的火花相当丰富,给参与者造成的冲击是多角度立体的,这与小规模、或一对多的交流有着极大的不同。聚会结束时,借助欢乐书虫部落的“1+1”结对方式,我们促成舟山与上海的参会者形成1对1的配对组合(支持对方在接下来一月内完成一个生活或工作上的目标),将聚会的影响微观延续下去。

2. 多城会

随着【双城会】模式的发展,联网青年们继续将这个模式拓展为【多城会】:

  • 一个人、数个人或一个团队连续访问多个城市,在当地举办聚会分享活动。

2013年CAPE社区成员韩雨筱在香港发起【港漂种子】项目,鼓励港漂群体参与本地活动,同时鼓励他们将香港视野带回家乡。为了积累经验和为港漂日后返乡奠定基础,【港漂种子】团队在2013年五月份发起了“港漂种子大陆行”计划,连续在多个城市举办了分享会:西安、广州、深圳、舟山、杭州、无锡、成都、宁波。韩雨筱的总结:

八月,再次回到香港的我已是硕果累累。带着一身的经验以及许多公益界小伙伴的支持,我们团队终于在十月份,做出了梦想已久的线下分享会。邀请了几个在港具有高度参与度的组织,为港漂群体带来了第一批的资源分享。

由于交换计划,我并没有在现场。但是当我听到来自现场满满的“我很喜欢你们的想法,希望能够继续坚持下去”的声音时,心里的梦想成真的感觉,真的难以用文字来形容。

2014年年初,CAPE社区成员黄珊在多个城市旅行,她与多位好友,在贵港、南宁、杭州等地举办了多场CAPE Meetup活动,主题涉及【Push to Pull -- 做更好的自己】、【Digging knowledge, meeting minds - 美式知识聚餐】、【个人学习部落,杭州大家谈】等。

3. 聚城会

还有另外一种特别的联结模式,我们姑且叫它【聚城会】:

  • 多个城市的青年,从四面八方聚集到同一个城市,在当地举办聚会分享活动。

2013年10月,来自上海的丁布,北京的陈堃,舟山的余扬,无锡的陈露,从四个城市,来到了厦门,为厦门的学生团体、青年团体举办了一次分享活动。四个人从不同角度、不同身份,给厦门的青年朋友们一次多样化的呈现。

这四位分享者,陈堃代表的是在厦大校内推动的学生青年组织以及讲座网项目,无锡的陈露代表的是全球性的青年活动发起并联接的组织CAPE、以及他参与的创业项目,舟山的丹尼代表的是在舟山这个海边城市推动的舟山创意青年聚会这样的一个青年空间的组织的一年的发展,丁布代表的推动阅读的欢乐书虫部落的一年的发展和足迹、以及作为精益信徒在推动阅读和触碰公益领域的实践和思考。

丁布指出分享者的多元化背景带来的好处:

相互的特色和差异性明显,有创业的组织,有公益组织,有兴趣小组,有关注于活动和宣传的,有关注组织和人员成长的,有关注人与人之间的联接的,有关注人的习惯和行为的,有传统思维的,有互联网思维的,有立足于局部城市的组织和空间的打造和成长的,有跨地区的网络搭建和联接的,有七零后,有八零后。

四位分享者自己以及各自代表的组织和活动的风格差异明显和可以形成较为明显的互补,让这次的活动的差异性、多角度显得尤为明显,借用丹尼兄的一个词汇就是“非常立体”。一个人的视角再好也总归略显狭窄,多个伙伴的视角和经验及思考的互为补充又互为碰撞,才更有了火花的出现。所以这次也并非一次简单的说教式、分享式的呈现,而从某种程度上而言,是对青年和青年组织的凝聚和成长这个话题的“不同角度”的切磋和碰撞。

出乎意料,这个貌似难度很大的活动,却是自然发生的。

对于多次网络召集活动、都有一定的行动力的我们而言,从初次提议,到最后成行,也就这么按部就班的发生了。而且,是以我们几个人的极度收获丰厚和自豪的方式发生并结束了,在这里,如果说有什么东西让这些闪亮,那就是几个人所共同的,有想法就付诸行动的一种“说做就做”的行动力。

丁布回顾这次活动时,深感网络时代联结力的重要性。

网络的时代,获取资讯和联系他人(不管是友人还是陌生人)都变得更为便捷,我们这几位之间的认识貌似都是通过网络。网络在现在这个社会,对于我们基于某个兴趣和倾向或者目标,来找到(不管是主动寻找,还是偶遇)相关或志同道合的他人并建立联接成为友人或发起活动,已越来越便捷。与其说这是互联网带来的便利,不如说这是当今这个时代的一种技能,超越传统思维的、被重新定义了的“联接”的技能。


故乡情怀带来的创意联结

当我们在外地求学找工,乃至娶妻生子,甚或远渡重洋,在他乡安家乐业经年之后,我们的生活和故乡的朋友逐渐失去交集。我们该怎样继续维系故乡的亲情友情,怎样将这种关爱升华成服务当地社群的博大之爱?

“不做任何事情”和“100%返乡”是两个极端。我觉得这两者中间存在一个频谱,中间有很多路径可以选择。如果我们有足够好的创意,就可以在两难选择中拓展出中间道路。“乐业此乡”和“大爱故乡”不会矛盾。善用网络,我们可以设计出很多创意,联结此乡的当下生活和故乡的有志青年。

1. 大爱寒假

大爱寒假是一项开放倡议传播行动,最初由新四年研究院于2013年发起,随后成为一项公共的开放倡议,任何人和任何机构都可以参与践行。

大爱寒假倡议每年的寒假期间,归国的留学生,在异乡的新四年人群,各地的积极青年,返回故乡或在异地,安排一些时间投入公共事务。

大爱寒假并未指定某一两项具体的行动计划,而是预留创意空间给所有的践行青年。你可以发起自己觉得有意义、有建设性价值的任何具体行动。

大爱寒假的指定传播标签是: #大爱寒假# 大家可以使用这个标签在新浪微博以及其他支持标签的社会化媒体网站传播你们的践行动态。

在2013年,我们看到了大家热诚、积极的行动,和丰富多采的创意。青年自我意识的觉醒,加上社交网络的传播便利,激起更多的联结、行动和回响。在寒假和故乡的时空节点,青年行动的自我创造蓬发出极大的正能量。

2. 大爱潮汕

2012年底/2013年初,Oliver Ding通过新四年项目推动大爱寒假开放倡议传播活动。@Kayie_YR 关于大爱寒假的后续效应有些疑问。Oliver写了一封开放信《如何与故乡的Local Changemaker同行?》回答Kayie的疑问,提出了Charity:Teochew (大爱潮汕)的构想,鼓励她和朋友们,将短期传播效应的活动,转化为具有长期影响的运作平台。

无独有偶,一年之后,我们目睹潮汕地区的联网青年发挥五花八门的创意,从各种角度践行着大爱潮汕的理念。

  • 听潮(Hear Tide)

“听潮”是一个以创新思维宣传潮汕的文化品牌。于2014年2月4日在广东潮州举办了中国大陆第一个方言类创新分享会,并定期发布潮汕创新人物访谈。该项目由中国第一个创新人群故事传播平台“中国三明治“孵化。

  • 活现潮汕

2013年8月, Kayie在潮汕发起了“本土文化行动”的CAPE Meetup活动,收到了很多本地青年的积极反馈,通过几个月的酝酿,她创建了微信公众账号【活现潮汕】。这个微信公众号定位为线上线下结合的自媒体平台,旨在挖掘潮汕本土文化故事,分享本土文化努力的人物故事,活跃本地青年圈子。2014年春节期间,【活现潮汕】推出了”潮汕地区迎老爷指南“等备受关注的本土文化文章,举办及推动勾勒多次线下活动。

CAPE团队的胡姣在《返乡青年实践的进一步探索》研究报告中指出:

“青年”和“返乡”,可以看成一个动态的过程。这个春天,这股由青年自组织力量推动的返乡热潮已经播下一颗种子,一颗对家乡、对美好社会、社区向往的种子。我们期待,有更多的组织和个人抱团,让这颗种子生根发芽,再茁壮成长。也期待和大家一起共创,通过群体协作持续推动返乡青年的自组织实践。

【听潮】和【活现潮汕】的创办人都是在外地工作或上学的潮汕青年,他们善用网络,联结外地的潮汕青年与本地的潮汕青年,结合线上和线下,短期和长期,形成了交相辉映的联结效果。

正如青年校友会需要创新一样,传统的老乡会也需要创新。在参与联结故乡的历程中,联网青年也逐渐完成自身的身份构建。Oliver在写给Kayie的开放信中说到:

如何让遍布世界各地的新一代潮汕青年,通过社交网络,便利地交换各自的思想,凝聚正能量,将潮汕地区的文化资产发扬光大,帮助当地青年联结世界?!

要驾驭这样巨大的挑战,需要很多技能。这个挑战,也许会刺激你去学习更多的知识,学习更多的技能。你现在所拥有的知识和技能,以及将要学会的知识和技能,都可以成为一笔宝贵的天使资本,你投资给你的故乡,然后回报你快速的个人成长。

改变不会一夜之间发生。联网青年可以把自己想像成故乡的天使投资者,所有的投资都不可能在短期兑现,成功的投资者都需要耐心。

当我们可以从长记议,我们就可以不断试错,发挥我们的创意,尝试找到可行的行动计划。假以时日,这些创意会汇聚在一起,如同珍珠串成美丽的项链。“乐业此乡”和“大爱故乡”不会矛盾。善用网络,我们可以设计出很多创意,联结此乡的当下生活和故乡的有志青年。

如果你和故乡的本地创新者一起同行,经年之后,你和你的同伴或许会成长为社会企业家,或许会成长为文化人类学家,或许会成长为内容集展专家,或许会成长为创意传播专家,或许会成长为纪录片导演,或许会成长为社会化旅游专家……

当你以全局/全球的角度来看待在故乡发生的事情,遇到的挑战,激发的创意。当你把经验和思考,应用到和你故乡类似的其它地区。当你穿透地域的表层,深入事物的本质,你会发现,自己正在成长为一名国际创新者的路上。


微课作者

本微课的作者是Oliver Ding, 他是TEDtoChina项目和新四年研究院的联合创始人。他的个人工作室是Swordi Media Lab


参考资料


最新讨论

+发言

本微课下暂时还没有讨论~~

线下活动

暂无线下微聚

研修列表 我要创建

暂无研修

还没学友参与呢!!!

新四年

大三,大四,毕业一年,毕业二年。这新四年,我们该怎么过?!新四年项目鼓励人们重新规划四年,积极探索自我,掌握新四年时期的主动权,迈向自主成长的人生路径。

微课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