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工作观:时间自由度与职业抱负

时间自由度与职业抱负。这是第二期的新工作观主题讨论。

【新工作观】是Swordi Media Lab发起的一项社会对话(Social Conversation)计划,我们通过混合媒体工具,鼓励大家围绕【新工作观】进行长期而深度的讨论。我们暂时以微信群为讨论环境。

  • 第二期
  • 主题:时间自由度与职业抱负
  • 时间:2015年4月26日-4月30日 微信群集中讨论这个议题。

这一期的【新工作观】主题讨论由辣椒的故事开始。下面是我们的讨论记录:


辣椒初涉职场的故事

胡姣(网名:辣椒)是折腾于社会创新圈子的青年人标准样本之一,狂热的青年社群研究与实践者,混迹哈佛种子学院,曾跟随CAPE创始人陈露在全国辗转举办各种年轻人活动,也是中南屋的联合创始人。

胡姣在大学时关注Couch-surfing,曾以沙发客社群作为自己的研究论文。她着迷于Couch-surfing的互联网思维方式下的共享社群概念,一个门外汉愣是钻进了社会学的框架理论研究中,以信任机制和社区互动为研究基础,成了半个专业的沙发客研究员。

2013年胡姣从MaD创不同大会回到深圳,与陈露在活动偶遇,聊起青年社群互感相见恨晚。她在深圳举办一场青年空间议题的CAPE Meetup,然后加入CAPE团队,负责CAPE Meetup开放品牌计划项目拓展。她在组织CAPE《中国走出去》分享会时,遇到中南屋的合伙人泓翔。中南屋是一个扎根非洲、联结中国青年和海外拓展的创新项目。熟悉中南屋项目之后,她加入该项目,毅然前往非洲,拓展自己的新生涯。

她的故事请参考2015年4月25日青年志微信公众号文章《【青访问】胡姣—我为什么要去非洲做中南屋》

围绕着这篇文章,我们在【新工作观】微信群展开了讨论。

Oliver Ding

@辣椒胡姣 记得你说刚毕业时走了一段弯路。如果我没有记错,当时好像你是去了深圳一家外贸会展公司。可否说说当时情况,为何现在你认为它是一段弯路?

辣椒胡姣

我在深圳一个商业地产公司,当时做BD(商务拓展),在珠宝行业和地产行业辗转了两年,如果当初能够直接进入互联网行业也许对我做青年社群的工作更好。

其实也说不上弯路,当时的工作相对清闲,这样工作半年就认识陈露,后来加入CAPE做线下活动。如果一开始做互联网工作也许能力锻炼更充分,但可支配时间变少,探索其他可能性,了解自己优势的机会也会变少,可能也无法有很多时间做CAPE成为青年社群的研究者和实践者。

Oliver Ding

@辣椒胡姣 谢谢分享。你的这个心得倒是值得深入探讨。新四年时期不是很多人都明确职业发展方向,很多人是在摸索可能性,这时候时间自由度反而是一个好事,可以让人们进行更自由的尝试。相反,如果一开始进入忙碌快速增长的行业,不一定有充分时间去发现自我,因为人们被工作推着走,即使工作顺利,也不一定是真正内心趋动的。

辣椒胡姣

我去年这个时候做工作转换本来是想直接进入互联网创业领域,尤其是社区运营相关的工作,但后来因缘际会做了中南屋。想转换到互联网也是受CAPE影响比较深,周边都是这样的朋友,自己也很认同共享透明开放协作等互联网思维。

Oliver Ding

@辣椒胡姣 你当初在学校写社区研究毕业论文这件事情,对于商业地产工作、CAPE的事务、中南屋项目这三件事情有影响吗?是怎么联系起来的?有内在的因果关系吗?

辣椒胡姣

毕业论文确实是自主探索的一个结果,花了四个月做的田野调研和质性研究让我对自己的研究潜力有了了解和信心。对我后来做珠宝行业和地产行业的分析都有很深的影响,我们部门的行业分析报告最后基本都由我主笔了,当时其实还是一个新人,但论文的关系文字组织能力和分析能力确实锻炼出来了。

做CAPE和中南屋都是研究者和实践者双重角色,去年初写过CAPE青年活动的详细分析报告,今年会延续。最近过去的一年主要是关注海外实践这个议题,对这块的观察和认识又会多一些。

Oliver Ding

@辣椒胡姣 看来果真是有因有果。不是所有人都像你这么认真地写毕业论文。越早自主选择,把外部任务转化内在驱动的任务,全力以赴,越能体验到成长与职业的乐趣。自主决定的生涯,再怎么折腾,幸福感都差不到那里去。祝福你。


自由职业与半自由职业

Oliver Ding

@Yunqian 说说你对初涉职场的时间自由度的看法,分享一下你自己的体验和心得?

Yunqian

@Oliver Ding 我已经步入职场多年,在国外下班后都是自己的时间,国内就很难说。特别是广告业,时间很难自己把控。还是觉得更喜欢自由职业。

Keledoll

@Yunqian 我有一个观点,就是半自由职业。我们有一位设计师,她基本只做2-3个机构的委托业务,工作量和全职差不多,收入也差不多。但是她的时间很灵活。

我做过的公司规模都很小。创意类的人都不喜欢太受制约,有一类人就是SOHO状态,固定帮1-2个机构工作,但是时间灵活。未来很多公司会是这样的形态,从创意行业逐渐蔓延到其他行业。月薪制会变得越来越没有吸引力,因为脑力工作是不应该按照上班天数来计费的。

Oliver Ding

看来我们可以定本期深度讨论主题为《时间自由度与职业抱负》。

Ding Ding

喜欢这个讨论 @Oliver Ding 说说我的体会。曾经以为自由职业主要是时间上的灵活、工作量可控以及收入确定性的下降。实践下来,目前工作量实质上更大,因为创新创造内容更多,非常需要深度思考。但简单重复以及公司政治的部分极大减少,可以非常专注做自己喜爱而且擅长的,所以幸福感效率等都显著提升。更特别的是,我不是做创意设计工作,但是在实践里摸索出项目制的方法,也找到愿意接受此种合作关系的客户。

衷声

其实里面还隐含了一层:对时间和工作自由度的把握,有助于你静心产出好成果+真正过滤掉“不得不做”、似是而非的工作,把擅长的能力削得更尖锐。

Rita白云

我个人觉得自由职业并不是适合所有人,而比较适合创作者原型的人。写作的、画画的,其工作原理很简单:出作品,卖掉。你在一个机构也好,不在一个机构也好,这些外在形式都是次要的。重点是,你的工作环境要对你创作有利,并且能帮助你把作品卖出去。

在演艺界,很久以来就有经纪人的职业角色。其实作家和画家也很需要经纪人,只不过目前国内还没有这样的条件。我经营自己的艺术工作室,除了自己要创作,另外一部分就是要担任经纪人的角色。我的任务很简单,出作品,卖掉。

我可以在任何地方工作,旅行也好,在家也好,去办公室也好,这些外在形式都不重要。因为我把握的是这件事的内核。

我很喜欢一句诗,好像是说:要像农夫和渔夫一样过最朴素的生活,我理解的这个"朴素的生活",就是做自己喜欢的事,而且月底还有钱付工资和账单。


异地办公与工作信任

Rita白云

还有一点,工作是不是非要见面?我用我的真实案例来作说明:我和我搭档已经一起配合工作了四年,一面都没见过!所以我越来越相信,这些外在的东西都不重要,做出什么才重要。

我和我搭档都是那种非常需要独立空间工作的人,在一个固定空间反而带来压力。因为工作灵感不会因为你坐到了办公桌前就来(通常反而不来),我需要随时散步、听音乐,所以以工作成果而不是工作形式来衡量比较好。

ActionThinker

@Rita白云 你和你的搭档是怎么相互找到彼此,并开始合作,同时达成比较好的合作关系和稳固合作关系的。

Rita白云

@ActionThinker 我的伙伴和我搭档一起有4、5年了吧。我们怎么走到一起的,这是缘分吧。

好几年以前我在网店发了个招聘启示,她是其中一个应聘者。当时她还有另外一份工作,只是在我这儿兼职。后来做了一段时间,她把她那份工作辞了,因为同时打两份工太累了。她选择了我这份工作作为全职。达成比较好和稳固的合作关系,我觉得情感因素很大,因为我是个很真诚的人,她也是,然后我花了很多时间带她,信任就是这样累积起来的。

我对工作只有一个要求:定时优质完成。其他随意。我对时间的要求是严格的。这与我们的工作性质有很大关系。我们的是一家艺术工作室,在线网店卖画,我们有每日微信推送,微信是很重要的工作内容。

我觉得异地工作伙伴,责任心是很关键的素质,这不是你能培养的,最好一开始就不要招聘责任心平平的人。

Keledoll

同意!自由办公的前提就是自觉。但凡问我几点下班,我都说随便。做完你自己的事情就好了。


关于休息的学问

Rita白云

不过,我们有具体的上下班制度,九点到五点。我们意识到,休息是很重要的,工作的规律感非常重要。

今天我还访谈了一位艺术家,和她探讨关于休息的学问。

人物访谈:艺术家的休息模式|内在时钟系列访谈

Odding是一位自由艺术家,目前旅居东京,在奥美广告担任艺术指导一职。她正在实践的内在时钟是「Time to Relax」,她说:"作为一名艺术家,我终于认识到,就像中国画的留白是作画意境中必不可少的一环一样,我的人生也需要留白。这样我才有空间去想像、去思考,我的创作也才能产生更广阔的内涵。"

Rita:我很好奇,你为什么选了“Relax(休息)”这个词作为你的内在时钟,你觉得"休息"也需要被有意识地做吗?

Odding:很多人在追求"做",而我追求的是"不做"。因为我发现"不做"是"做"的基础,没有"不做"你也无法很好地"做",它们是一个相互依存的辩证关系。"休息"是"不做"的一种",有趣的是,我发现"不做"本身也需要一种"做",也就是说,"不做"是需要学习的。

以前我从不觉得"Relax/休息"是需要特别去为之的一件事,想休息就休息嘛,休息还需要想?如果也像规划工作内容一样地去规划休息,那岂不是上另一种班吗?但是在实践「Time to Relax」以后,我发现我所要的Relax并不是去规划休息内容本身,而是我需要在现有的生活里有意识地增加休息模块。也就是说,把休息事先安排进去。

这对于我这样的人来说是很有意义的。因为我平时特别忙,除了完成广告公司的工作,我也还想自己创作些作品,如果我不事先安排出休息时间的话,我可以连轴转!我老是觉得时间不够用,如果可以的话,我想一直沉浸在创作中。不创作让我有一种焦虑。但是我也发现,人毕竟不是机器,没法做到连轴转。所以我想找到一种「休息与创作间相互切换」的良好节奏,提升自己的创作产量。 这就是我开始实践「Time to Relax」的内在原因。

全文参考

Tony Yet

最近在翻译的 The Art of Stillness 就提到一个解决方案,每周设定一天为 internet Sabbath,在那一天不上网,到大自然走走,跟自己相处。

据说那些在硅谷创办各种互联网公司做得最厉害的人都有这个习惯。以研究青年人使用互联网著称的 danah boyd 甚至每年都花几个星期的时间来做这件事。

Oliver Ding

@Tony Yet 你说的对。给自己一定的足够的空闲时间,不让外界来干扰,这样才可以启动大脑默认模式(Default Model Network)。这个部分与人们的创造力、艺术直觉、智力都紧密相关。高创造力的人之所以创造力高,就是因为他们有大量空闲时间。这种空闲时间,不是说不工作,却在玩手机刷微信,而是必须真的放松,休息状态。与此对应的是:task-positive network (TPN),就是大脑一直处于响应任务的状态。


时间自由度的博弈平衡

Oliver Ding

@Rita白云 的分享,让我们看到了什么样的人最渴望时间自由度。也帮助我们更深入地理解时间自由度:

  • 你可以自由地掌控你自己的工作时间可以做哪些事情;
  • 你可以自己控制你自己的日程表,养成规律的工作/休息平衡,在在创造与效率之间达成良好的平衡。

如果从雇主与雇员的关系角度来看时间自由度,我们可以给出一个分析模型:按照通常惯例,周一至周五每天工作八小时,这是正常的工作日程制度。如果雇主要求员工8小时之外超额工作,甚至周末也工作,所谓加班制度,那么员工的时间自由度就是负数,员工完全无法掌控自己的时间。

如果雇主不要求员工8小时之外加班,而且把8小时之内的时间,切割出一部分,让员工自由掌控,那么员工的时间自由度就是正数。以Google公司为例,他让员工自由支配工作时间内的20%时间做哪些事情(当然不是回家照顾小孩),那么员工的时间自由度就是+20%。

如果雇主对于8小时之内的工作管制不严,工作量不饱满,那么,员工可以更加自由地处理8小时之内的时间安排,做一些与工作相关的探索、学习,或者是玩游戏、聊天,或者是做自己的创作那甚至私人生意(处理网店),那么,员工的时间自由度就是很高的,甚至超过+50%。

那么,从员工个人角度出发,每个人都有自己的职业抱负,期望通过工作达到什么样的成就,履行自己的人生使命。不同人的职业抱负期待不同的工作形态,例如艺术工作者期待时间自由度更高的工作形态。

实际情况,很多人的职业抱负不会一步到位,需要折腾很久,在选择具体工作时,会做出一些妥协和让步,先工作之后一阵之后,再陆续调整。雇员与雇主的关系,总的来说是一种博弈,时间自由度可以看成是这种博弈平衡的一个权衡维度。

不同的时间自由度,雇主和员工,两方面都需要去考虑对应的举措,更好地促进良好的双方互动,保证双方的利益,否则这种平衡就被打破。要么员工被雇主炒掉,要么雇主被员工炒掉。

辣椒的案例是当时她的正式职业的时间自由度较大,这时,她不像其他人那样浪费时间,而是善用这种自由度,主动做更多的自我探索,通过网络和线下活动,找到合适自己特长潜力的实践领域,拓展出新的职业发展空间。

Rita白云

@Oliver Ding 其实艺术工作者也经常加班,在我的工作室加班是默认的,但是不会加无谓的班。当大家认识到是时候加班了,那就什么规定都不需要了。另外我觉得我们在探讨的工作模式,和组织规模有很大关系,不同规模适应的制度很不相同。所以在案例分析中要特别列出组织人数。

ActionThinker

对于自觉、高质量产出的员工来讲,老板自然寄予更大的自由度; 对于不自觉、产出质量没保障的员工来讲,老板更希望坐在办公室,不定期监督下成果进展等。当然这也如Oliver说的与个人职业抱负和期望以及实际的能力有关联。


职业抱负与职业妥协

Oliver Ding

@ActionThinker 是的。自主性差的员工,在时间时间度大的情况,反而是很糟糕的。我看过很多这类例子。很多人在工作时间,工作量不饱和,自己不善用,然后就耗费在网络空间打虚拟网络游戏,或者和同事闲聊。当公司转型,或者经营发生变化,这些人就无法适应工作转变,无法在职业市场上进步。很多管理不善的企业机构,或者松散的事业机构,存在大量这类情况。

忙碌的科技创业公司、广告/律师等专业服务公司,又是另外一个极端。大部分从业者,包括高层到基层,时间自由度很低,甚至是负数,超额加班经常发生。短期而言,快速发展的行业,快速发展的公司,自然也带来个人职业的发展快速。长期而言,过于忙碌与超时的工作,也给员工的健康带来不良影响,按照之前我们说的大脑默认模式,高创造力人群,其实需要更多的自由休息时间,以此激活大脑默认模式,从而激发创意创造力。因此,创业公司的管理者有必要重视员工的时间自由度,合理地调配人力资源,给予高绩效员工适当的更多的时间自由度,保证他们的持续的创造力。这个和效率不矛盾。

再次分享关于职业妥协与职业抱负的论文。

Gottfredson 的职业抱负发展理论简介与研究评述

职业生涯理论分成两大类,一类是职业选择理论,重点在解释职业选择如何做,国内介绍比较多的是霍兰德职业兴趣与人格理论;另一类是职业发展理论,把职业发展看成是个体发展的一部分,强调职业发展与人类的成长、发展过程相类似,也经过不同的发展阶段,完成不同的发展任务。戈特弗雷德森(L.S.Gottfredson)的职业抱负发展理论属于第二类。

职业抱负发展理论将心理学观点和社会学观点结合,以性别类型、社会声望、职业领域作为研究职业抱负发展的三个重要维度。特弗雷德森指出,职业抱负的发展过程是一个不断缩小范围的过程。在这个过程中,人们逐渐淘汰和放弃那些不能接受的选择,建立一个自己认为可以接受的社会空间。不仅如此,人们在面对内在或外在障碍时,为了得到那些虽然他们不太喜欢但更可能得到的机会,还会放弃那些他们最喜欢的选择。

妥协有两种,一种是预期性妥协(anticipatory compromise),即个体根据自己对现实的知觉,意识到他们最喜欢的选择不可能实现,于是调整自己的希望。另一种是经验性的妥协(experiential compromise),即个体在实施自己最喜欢的选择时遇到障碍,他们不得不放弃他们先前的选择。 有趣的议题在这里:当人们在妥协时,人们会先牺牲哪一个维度?性别类型、社会声望、兴趣领域的相对重要性取决于所需要妥协的严重程度。当面临很重要的妥协时,人们会首先牺牲兴趣,其次是身望水平,然后是性别类型。

范围界定和职业妥协实际上是职业自我形塑的过程。这个理论认为职业选择首先是社会认同,其次是个人认同。

我很喜欢这个理论,分享这个给很多朋友,经常把这个理论和各类趋势和现象结合起来分析。我还是相信人的自主性,在职业妥协之后,人们可以运用各种方式来调整,进行补偿,然后达到逆转。一类人是不知道方法,即使自醒,也无力行动;另一类人是自醒,然后行动,取得成功逆转。


如何激励员工的内在动机?

ActionThinker

我现在也面临激励员工的问题,尤其是一线城市员工与二线城市员工所处的环境差异,导致他们接触的信息、敏感度、生活压力、自主学习的动力、事业企图心等都存在差异。

如何能够更好地激发他们拥有同样的事业企图心,保持同步的成长步调呢?

Oliver Ding

@ActionThinker 你们可以尝试建立一个新的工作容器,例如,通过网络,建立一个公司内部的虚拟社群,甚至邀请外部顾问加入进去,把这个虚拟社群演化为一个成长熔炉,进行协作、学习与互动。这样通过社群,来抹平地理差距,让协作任务把不同地域的人放到一个时间进程里,让大家看到同侪绩效,获得同侪压力:)

同侪压力是一个极好的个人成长催化剂,也是领导者可以使用的一个激励手段,但是要注意不要用力过猛,把握这个度,否则会适得其反。

ActionThinker

目前部分工作环节,分了异地协作小组,统筹管理及同步进度和成果公示的方式,共同召开头脑风暴等。

加入主动式周工作汇报表的方式,让员工自行规划安排工作进度,以考核其进度表时间节点作为一个基准,过程动态了解情况辅助的方式。


职业兴趣、工作内容与内在使命

Oliver Ding

在时间自由度上,符合中国国情的理想平衡看来是这样:工作内容与员工的职业兴趣高度一致,这样,员工自主地选择了负数的时间自由度,员工自己选择在8小时之外努力工作,巴不得一直不停地工作,即使没有具体的活干,也会自己进修修习职业领域的东西,提高自己的技能和知识水准。

我当年在广告公司工作期间,其实就是这样。工作还算挺忙碌,但是还不至于累死无法喘气,我业余时间却花在学习广告/媒体/创意上面,自己选择把时间自由度变成负数。那时,我还真的非常热爱广告传播工作,甚至给友人及导师写信说《用心广告》,要一辈子做广告。当年我在当地报纸发表的文章《用心广告》。

当发生职业妥协时,职业兴趣很容易被人们优先牺牲。长久来看,贯串职业生涯的更底层的东西,应该是calling。具体的职业工作内容,其实都是表层的,学习能力强的人,可以从一个行业切换到另外一个行业。总体来说,在一系列职业路径的的关键节点,人们如何做出选择,这条脉络,其实就是calling。

我收集了一些关于calling的资料,来自耶鲁大学职业心理学家Amy Wrzesniewski、职业发展领域的权威Douglas Hall和科罗拉多州立大学的社会心理学家Michael F. Steger的一些研究成果。大家可以参考《社群领导力修炼(beta版)》的【内在使命】这个小节。

keledoll

好多干货。我又陷入了想打很多字但手机无法打的程度。我想在很多观点上我们都忽略了统计学的部分,任何一个我们阐述的观点某种程度上是对的,但有诸多限制条件。心理学理论常常被过度解读是因为大家会有几个基本逻辑谬误,一是忽略了比例,而是用绝对描述,二是相关很容易变成因果。 我首先对生涯规划相应的理论不太了解,拜读了候老师的文章后,结果实践其实有一个疑问。

就是关于这个职业发展的四个阶段,如果以中国学生作为样本,那我会很感兴趣这四个阶段,在中国的比例。我有一个可能的假设,其实是这个西方的框架在中国的适用性问题。我认为一个可能的跨文化研究是中国可能有更多人停留在第三个阶段。就是在长大后依然对自我的价值观,认同感,以及对身份认同都还有有问题。

Oliver Ding

@keledoll 你说得对。学术研究成果描述起来往往复杂,传播时很容易犯断章取义的误传。所以我把论文直接分享给大家看了。候老师关于职业抱负理论的文章,的确在后面指出该理论研究的一些缺陷,例如你说的缺少跨文化研究样本等等。

候老师在文章后面指出:

特别是在中国社会中。Gottfredson所提出的妥协的优先次序在中国社会中可能不同,人们放弃性别类型的可能性可能会大于社会声望。因此,在帮助学生作职业选择决策时,要首先帮助他们澄清他们的职业选择的价值取向,如果他们把社会声望置于优先考虑的因素,那么,他们将可能丧失兴趣。如果他们考虑性别类型,他们也可能放弃兴趣。

Ding Ding

@Oliver Ding 感觉国内朝九晚五工作环境普遍缺乏的是长期不自由,人们已不知还有内心的召唤,底层不自知于是抱负兴趣无根。于是“自由”带来的不是“自由”。这要从幼儿学龄期的环境说起,以及高速发展的社会环境需要对人群个性化自身需求的抑制

Oliver Ding

我建议大家围绕 【时间自由度与职业抱负】这个话题,继续深度讨论,再挖掘一些问题,分享一些故事案例。例如刚才引发的:时间自由度与同事的关系,上下级同事,平级同事,在日常工作协调中,风格与权力如何影响我们在工作中的时间自由度体验,反过来,我们要如何注意自己的日程风格对同事的影响。

类似这样,大家还可以继续挖掘其他议题下面的其他角度。


体制内的内心自由

这次微信群讨论的参与者多是创业者、公司管理人员和自由职业者,缺乏来自学术领域的朋友。凑巧,在这次主题讨论进行时,我们也观察到其他微信群及微博上的类似主题的讨论。

自由与爱情可以说是永恒的艺文创作主题。创造力强的人,尤其向往自由。自由职业者的自由度是最大的,要驾驭这样的自由度,厘清自己如何分配时间,选择做哪些事情,不做哪些事情,将自由投入在有建设性意义的价值创造上,不浪费生命,这才是真正的自由。

创作自由需要一定的财务自由作为支持。说到财务自由,每个人的标准不同。至少经济独立,保证基本生活需要,这样才可以决定创作的方向。为了经济独立,势必要放弃一部分自由。

除了经济因素,体制内的从业者,还需要在常规路径和独特路径之间做出选择。举例而言,对于进入高等院校担任教职的学者而言,常规路径是:追求终身教职,获得教职自由。但是,要获得终身教职,需要频繁地发布论文。做出巨大成就的数学家张益唐,选择了一条异于常人的独特路径:

《纽约客》专访华人数学家张益唐,这个牛人取得了什么成就?

像张益唐这样喜欢挑战难题的数学家是不多见的。追求终身教职,需要一个学者频繁地发表论文,这通常意味着将研究缩窄到某个特定领域,对此,张益唐没有兴趣。他似乎不想和其他数学家竞争,也不因数年来只是一名普通老师而不满,要知道和他同辈的数学家都是教授了。

了解他的人中,没有人认为他适合做终身教授。“我认为他的做法很聪明。”对此,杨鼎表示,“如果你成为一名优秀的微积分老师,学校就会非常倚重你。你很廉价,也很可靠,学校没有理由解雇你。在这个职位上做了几年之后,你会驾轻就熟,有大量的时间去思考其他问题,只要你在生活水准上没什么大要求。当然有人尝试担任非终身教职,但是通常这些人都资质平平,个性古怪,生活糟糕,而且不喜欢解决问题,但张益唐不是。”

张益唐的职业策略很聪明,他有两个职业身份,一个是数学老师,一个是数家家。数学老师的身份保证了大量自由时间,让他可以在数学家这个身份上,从容地进行长周期的科学探索。

追求终身教职,需要频繁地发布论文。就需要消耗大量时间。这算是终身教职的社会钟吧。放弃一个身份,也摆脱了这个身份背后的社会钟带来的限制。聪明的多身份选择,在胜任一个身份时,让另一个身份更自由。

类似的,在中国大陆的学术教职领域,我们也看到很多智者,不甘于发论文、评职称、求高位的常规路径,而是选择了创作图书、发明创作、桃李满天下的个人探索之路。


参与者

  • 胡姣(网名:辣椒),中南屋(China House)项目联合创始人,中南屋是一个扎根非洲、联结中国青年和海外拓展的创新项目。她也是CAPE团队核心成员,负责推动CAPE Meetup发展,和团队一起支持CAPE社区的创变者(changemaker)在全球近50个城市发起超过150场主题聚会,主题覆盖社会创新、教育、创业、心理等各个领域。

  • 周白云(Rita Zhou),独立写作人,自由艺术家。她是艺术工作室莎拉家的创始人,创作原创的画、摄影、影像作品。近期在推动群体性观念艺术项目【我的内在时钟】,倡导人们实践“有意识的生活方式”。

  • Keledoll,友心人心理社区发起人。华东师范大学心理学硕士,中山大学应用心理学学士,科学松鼠会成员,发起心理科普活动少少人读书会,翻译心理学书籍《被捆绑的欲望》和《选择的悖论》。

  • Oliver Ding, Swordi创新机构创始人。信息架构师、设计师、创业顾问、趋势观察者。致力于探索混合媒体时代个人和组织的创新成长之道。

  • 陈露(网名:ActionThinker),恩普勒斯新媒体策划总监、CAPE(HiCAPE.com)创始人。

  • 其余参与讨论者:Yunqian、Ding Ding、衷声、Tony Yet


整理者

这次讨论由Oliver Ding整理编写为这个微课。


如何学习这门微课?

这是一门讨论交流形式的微课,重点是通过集中专注的交流和思考,训练大家消化大量信息的能力,同时增进理解议题指出的各项挑战。

  • 阅读微课内容,通过社交网络联络到上述参与者,进行私下交流
  • 阅读参考资源,进一步理解核心议题和讨论线索
  • 在讨论区发言,写下你的感受和心得
  • 发起【研修】,可以指定某个时间,在某个线上空间(如某个豆瓣小组、某个微信群等)进行讨论。
  • 发起【微聚】,召集数人,进行线下面对面交流。

参考资源

图书:

视频:

MOOC:

信息图:

  • The Daily Routines of Famous Creative People (1,2)

文章:

论文:


相关微课


最新讨论

+发言

本微课下暂时还没有讨论~~

线下活动

暂无线下微聚

研修列表 我要创建

暂无研修

学习本微课学友们

bocmen

来自

傻大憨粗

来自辽宁沈阳

Relic

来自Beijing

Swordi Media Lab

从媒体变革和网络演化的角度进行多元议题的洞察、探索和实践。我们关注社会创新、开放教育、自主学习、联网青年、混合媒体、青年社区、内容集展、品牌共用、文化再造等诸多议题。

学友

微课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