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带一本书回中国# 践行指南

【带一本书回中国】是一个开放倡议项目,鼓励海外青年带好书回中国,和大陆青年以书会友。欢迎践行【带一本书回中国】行动,请用标签 #BOOKtoChina# 以及#带一本书回中国# 分享你的践行故事。

【带一本书回中国】 是一个开放倡议项目,鼓励海外青年带好书回中国,和大陆青年以书会友。欢迎践行带一本书回中国行动,请用标签 #BOOKtoChina# 以及#带一本书回中国# 分享你的践行故事。


跨洋联结

这个倡议鼓励大陆的青年朋友阅读英文书籍,鼓励海外旅行者和当地的青年朋友交流 。#带一本书回中国# 的践行活动主要针对在海外留学、工作以及经常往返中美两地的朋友。在海外其他国家的朋友也可以践行这个活动。

以中美两地跨洋联结为例,#带一本书回中国# 项目设计了三个步骤:

  • 精选好书:选一本英文好书,在跨洋航班上看完。
  • 赠有缘人:抵达大陆之后,将书赠送给一位大陆青年。
  • 分享感悟:如果有可能,在当地找个青年空间,分享关于该书的感悟。

社交分享

整个过程可以在社交网络上使用 #BOOKtoChina# 以及#带一本书回中国# 标签进行持续性的分享,用手机拍摄下多个场景,例如:

  • 在书店里选书的场景
  • 拿着书走过航站楼前往登记口的场景
  • 在登记口坐下,拍摄航班信息显示牌
  • 拍摄书的封面,作者照片和简介,以及图书的目录
  • 在阅读过程中拍摄下精彩的片段
  • 你自己和图书的合影
  • 抵达目的地机场的场景
  • 和有缘人见面的合影及场景
  • 在青年空间分享感悟的场景

推荐工具:

  • Pixotale:这是一款手机iPhone app,让你在手机上轻松上传照片,输入文字,组成图文并茂的故事。你可以使用这个app来发布你的BOOKtoChina故事(免责申明:这个应用的开发者是笔者的朋友)。

新奇体验

【带一本书回中国】活动形式有趣,带来丰富的新奇体验,它体现在如下三个方面:

  • 新奇旅行体验
  • 新奇阅读体验
  • 新奇社交体验

跨洋航班时间长,枯燥无味,带一本书回中国,只是在你的行李上增加一点点份量,却带来很多新奇乐趣。要读完一本书,享受思想盛宴,同时还可以联结到一个积极青年,认识更多的爱书、爱思考的朋友,交换彼此的感悟。


如何寻找好的英文书?

财新网主编王烁长期维护一个英文好书豆列,你可以参考这个豆列来挑选一本英文好书。另外,王烁自己的读书清单也值得参考。

小编在一天之内看到两份书单,一份是2014年Amazon最佳图书榜,一份是王烁的个人英文读书榜。王烁的榜单显然胜出一筹。他在组织维护一个英文读书微信群和豆瓣好书豆列,他的个人榜单的背后也有集体智慧。趋势已经很明显,海量信息时代,大众推荐不能提升你的信息品位,向比你厉害的一群人学习才是快速成长的方法。

比你聪明的人比你更勤奋!怎么办,检核一下你的个人学习部落,看看有没有人比你更高阶?和他们做朋友。一个导师会带你认识一群导师。


如何寻找有缘人

如果你在海外,你想必已经通过微博、微信、豆瓣已经其他社交工具和社群网站认识很多国内的朋友。你可以观察通过这些渠道认识的朋友中,哪些人是积极上进的青年,如果你们平时已经频繁深入的交往,那么通过这次机会线下见面则是锦上添花。

你也可以大胆一些,从现有渠道中寻找较为陌生的新朋友,给更多青年人机会。你可以公开通过微博来征集有缘人。


如何寻找赠书人

如果你在大陆,热爱阅读英文书,期望拓展视野,认识海外留学和工作的朋友。那么请留意微博和各类社区中的这些人。

主动积极寻找赠书人的过程,也是善用网络助益个人发展的练习。《Push to Pull (由推到拉,自下而上)》微课中曾经提到如何联结到一些人的问题:

  • 你能否列举出50位跟你怀有同样的追求并且是最聪明或者最有成就的人士?(可以不管他们生活在哪里)
  • 这些人当中有哪些目前在你的职业/个人关系网络里?
  • 你和当中的多少位有过密切合作,去做一件事情,而且这件事情正好是你们俩都致力于追求的(shared passions)?或者这件事反映了你们的共同兴趣?
  • 你会毫不害羞的去跟这些人联系,让他们和你一起做一个新的行动,而且这一行动正好能反映你们的共同追求或兴趣吗?你会尝试跟他们当中的几个人进行这样的合作?
  • 对于这50个人,你是否有通过社会化媒体来增进彼此之间的认识,让彼此了解对方的行动?

参与 #带一本书回中国# 活动,主动寻找赠书人,公开声明自己的志向、希望阅读的书籍等等,这些就是很棒的Pull的行动。整个践行过程是你和海外的朋友跨洋协作,共同完成一个有趣的任务,还有可能认识更多的朋友。


如何进行分享和讨论

如果你想要在抵达中国大陆之后,在当地城市举办好书分享讨论会,你可以参考美国芝加哥大学的世界名著基金会(Great Books Foundation)开发的分享研讨法组织你的好书讨论会。

世界名著基金会成立于1947年,鼓励阅读和讨论名著作品,达致通识教育,他们开创的独特的分享研讨法主要采用小组讨论形式,研讨名著内容相关问题,帮助读者深入地理解名著作品,引起读者对于研究学术著作的兴趣,提高阅读能力。通过讨论和分享,籍此培养读者的反思能力,从不同角度思考问题,进行批判式思考。


各地青年空间

“青年空间”是由青年人支持和运营或者是支持青年活动的场地。“青年空间”的五大特征:公共会话、线下实体、固定团队、长期存在和平价参与。

青年空间目前在各地如火如荼开展,你可以寻找目的城市的青年空间,和他们联络,在他们的空间举办研讨会。大部分青年空间在积极组织各类的线下分享交流活动,为他们的成员带来丰富的资讯和体验。

下面是部分青年空间的联系方式:

其他城市青年空间信息将逐步添加。欢迎推荐你知道的青年空间。


各地读书会

各地读书会目前相继涌现,借助社交媒体传播,他们联结到越来越多热爱读书的朋友。

  • 上海读书会|欢乐书虫部落:(微信号:huanleshuchong)
  • 舟山读书会|甜点读书会 微博

欢迎推荐你知道的各地读书会信息。


践行故事:

1. 朱颖(亚特兰大)>The Mind's Own Physician>菲玥·Ronnie(武夷山)

朱颖是带一本书回中国的第一位践行者,她在2013年带了一本书给在福建省建阳市的李菲玥·Ronnie。

朱颖博士以前在美国读建筑方面的博士学位,毕业之后,回到中国从事茶文化方面的创业。在上海除了经营TEAplusMe这个品牌之外,还在上海创立了一家名为“女树空间”的新型书店,专注于女性文化的传播和交流。目前她在美国从事茶文化的推广和传播。

李菲玥·Ronnie是我的建阳同乡,是一名返乡青年,在建阳创办了一家咖啡馆:曼兮咖啡。Ronnie致力于把咖啡和茶结合起来,近期她在武夷山那里发展,从事和茶叶文化有关的事情。

朱颖和Ronnie通过网络认识,以茶会友。然后,朱颖带着The Mind's Own Physician这本书从从亚特兰大到上海,然后从上海到武夷山,最后和Ronnie见面。


2. Oliver Ding(休斯顿)>The Power of Habit>华依柳(北京)

2012年底在美国工作的Oliver Ding曾回国一趟,他在休斯顿机场购买了The Power of Habit一书,在越洋航班上看完。

他到了北京之后,和新四年的同仁华依柳见面,把这本书送给了她。

Oliver Ding在2012年5月参加在哈佛大学举行的中国教育论坛,认识对中国大学生公益行动感兴趣的朋友,于是共同创办新四年研究院,推动“新四年”行动,旨在通过这个行动建立一个社区/平台让更多的年青人对自己的人生道路拥有自主权和选择权。

依柳当时是“新四年”研究院的社群传播。她热爱公益,热衷实践,坚信传播的力量,是一个爱折腾的假小子。2012年暑假在果壳网实习期间,发现了校园与职场的差异。面对理想与现实的落差,经过友人Danny Yu介绍,结识Oliver,深入了解了“新四年”的概念,深知“新四年”研究院成立的意义后,毅然加入新四年项目团队,打理新四年的新浪微博帐号和豆瓣小组。


3. 韫千(纽约)>Net Smart>陈娅(北京)

在海外留学然后工作的韫千(Yunqian)在2013年初带了一本书回中国给素未谋面的一位朋友陈娅。

韫千说:

她在北京,我在纽约,都是媒体人,热衷新媒体。我在飞机上翻阅完书,回中国后寄给她。如今我们是微薄好友,偶尔看见她写与自己惺惺相惜的感情,像看世界上另一个自己。

陈娅的心得:

春节期间,Yunqian回国,带回了这本叫:Net Smart, How to Thrive Online的精装书,作者Howard Rheingold是斯坦福的客座教授,也是“虚拟社区”概念的提出者。 这本书对于被淹没在信息过载潮水中的我应当算是相当及时的 — 书中,作者倡导的理念“善用网络”,其中核心部分是”脱离潜水,加入互动与分享” — 这对于长期习惯于当各大论坛、社交网络隐身人的我而言是振聋发聩的提醒 — 只有在网络中善于协作,乐于分享的人,才能更大受益于互联网。这也让我重新思考了自己从前“被动式、窥探式和沉默式”的互联网使用习惯,并也促使我开始做出改变 — 让我开始注意打理个人的社交网络,参与线上交流,也包括今天为”BOOKTOCHINA”写这段感受。

Yunqian发起的BOOKtoChina动对我而言也有特殊的意义。与从前的”面对豆瓣牛人可望不可即的各种书单只能顶礼膜拜却从未效仿”的做法不同,BOOKtoChina这种”鼓励海外青年带好书回中国,和大陆青年以书会友”的方式,让我真真切切带着探索的心态读书。同时,更让我认识了专业相仿、志趣相投但经历各异的朋友。(Yunqian是我的前辈:她和我一样,本科学的都是英文,她在宾大学习传播学,而我本人也将继续深造新闻学的研究生。)这种 “肩并肩”的从“虚拟网络”到“现实生活”的“分享与接触”,让我无论对“书”、对“人”、还是对“分享”本身都有更深入、更真实的体验和感悟。

Net Smart中文翻译为《网络素养》,参考这里的微课


专家点评

社群行动专家余扬点评说:

BOOKtoChina模式是个很特别的行动架构,没见人作过类似的项目,我认为它具有足够的创新度。

站在读书这个角度,我觉得BooktoChina创造了一种新的读书方式(归来的人在航班上读、国内的人接力去读),通过图书的接力阅读行为,实际上建立了两个读书者之间的联结,使他们有可能建立新的Social Connection。这是一种新型阅读方式,不同于人们习惯的常规阅读,和很常见的读书会方式也不同,这个比较新颖。

所以,BooktoChina是一个有创新度,同时贴近了一种新型读书方式的行动架构,我觉得要去推广,是有可能成功的。

他也根据自己的经验,提出了一些推广建议:

与跑步团不同,这种接力阅读行为基础活动单元是个人化的,在两个接力阅读者之间发生,它与跑步团的#异地约跑#有着强烈的群体参与特征不同。这种个人化行动,或许需要设计再上一层的群体活动要素,来加强它们之间的联系。比如,通过一个网站、微信公号来汇聚个人化阅读行为的成果,为参加者建设在线社群环境,供大家进一步交流,甚至彼此联络走入线下。后面这个社群层面的工作非常重要,有点像跑步团建立基础机构后,需要逐渐开展各种活动,来激活社群的活性一样。


这是在瞎折腾吗?

这个倡议活动的背后有几个有趣的知识点,涉及到积极心理学、认知心理学和社会学。

1.积极心理学:助人助己,传递爱心

如果你远隔重洋送了一本书给一个陌生人,那么,你就在这个人的心里种下一颗种子。你挑选的好书,会带给这个人启迪,拓展视野和新知。一本书虽然不是很贵重,但是你的诚意,足以感动他,让他体验到被人帮助的快乐。这种体验会激励他去帮助其他人,或许就是那本书再转送给其他人,或许是促成他养成助人为乐的习惯。

积极心理学家赵昱鲲先生在《感恩,就去帮助他人》详细阐述了这个原理:

奥斯卡影帝凯文·斯派西和影后海伦·亨特合拍过一部电影,就叫《传递助人(Pay It Forward)》,国内一般译作《把爱传出去》。影片讲一个刚上初中的男孩,在老师“改变世界”的激励下,提出“传递助人”:他先去帮助三个人,然后要求他们每个人再去帮助三个人,以此类推,善良便会像扔进池塘的一块石子一样,荡出层层涟漪,搅起整个水面,传出很远。

这个故事不仅是艺术家的想象。科学家已经证明:我们在被人帮助之后,确实更乐意去帮助其他人。美国东北大学的心理学家让人做一个繁琐的工作[1],快做完时计算机忽然坏了,眼看他就要被迫重做,一个好心人过来帮他把计算机修好了。他在终于完成任务之后,在楼道里遇到一个陌生人,请求他帮忙做另一个繁琐乏味的任务。但这个陌生人其实是心理学家拍出来的“特务”,目的是看看他能坚持帮忙多久。

结果发现,那些被别人帮助过的人,愿意拿来帮助其他人的时间,比平均人群高出20%。

让我们从传递一本书开始传递爱心。

2.认知心理学:变换情景,促进有效学习

看书是一种学习方式。怎么让阅读书籍这种方式,变成更加有效的学习方式呢?我们能够记忆住多年前阅读的书籍里的知识吗?

认知心理学家发现变化情景可以促进有效学习。甚至仅仅改变学习的物理环境,都可以促进随后的知识回忆水平。

例如,有研究发现,同样的内容,在不同的两间房间各学习一次的记忆保持效果,比在同一间房间学习两次的效果要更好。从这个角度来看,如果你总是待在一个地方完成你的所有学习内容,似乎并不是一个很明智的选择。

有效学习的通用法则:“必要难度”》一文详细解释了这种效应。

某些使得学习者在学习时的习得速度较为迅速的学习方式或策略,往往无法实现学习内容的长效保持和迁移,而那些在学习过程中对学习者形成一定的挑战,甚至延缓学习速率的学习方式或策略却能使学习内容得到较好的保持和迁移。基于此,Bjork提出有效学习需要“必要难度”(desirable difficulty)的思想。

在“必要难度”理论框架中,Bjork等区分了存储力和提取力在记忆中的不同作用。“有难度”的提取却能提高存储力,使记忆保持更持久,能促进学习的长期保持力。

我们日常的阅读场景通常是在家里,或者是在教室,同样的日常场景,提取力容易。在机场和航班上阅读,变换了场景,在新奇的场景中学习和阅读,将来提取的难度弱高于日常场景,但是却能帮助提高存储力,让我们阅读时获取的信息和知识,更好地存储起来。

3.社会学:网络位置中的结构洞

结构洞是社会学上的一个术语,用来分析在社会网络结构中占据何种位置具有优势

1992年,博特在《结构洞:竞争的社会结构》一书中提出了“结构洞”理论(Structural Holes),研究人际网络的结构形态,分析怎样的网络结构能够带给网络行动主体更多的利益或回报。所“结构洞”就是指社会网络中的空隙,即社会网络中某个或某些个体和有些个体发生直接联系,但与其他个体不发直接联系,即无直接关系或关系间断,从网络整体看好像网络结构中出现了洞穴。

虽然大洋两岸合并为一个整体的人类社会网络,但是因为语言、地域以及其他社会因素,中国大陆和海外区域形成两个相对隔离的社会网络。在海外留学和工作的朋友,其实就处在两个社会网络的结构洞这个位置,他们可以起着联结中外青年,沟通信息渠道的作用。

如果两者之间缺少直接的联系,而必须通过第三者才能形成联系,那么行动的第三者就在关系网络中占据了一个结构洞,显然,结构洞是针对于第三者而言的。博特(Burt)认为,个人在网络的位置比关系的强弱更为重要,其在网络中的位置决定了个人的信息、资源与权力。因此,不管关系强弱,如果存在结构洞,那么将没有直接联系的两个行动者联系起来的第三者拥有信息优势和控制优势,这样能够为自己提供更多的服务和回报(如上图,A组中的a和B组中的b分别是其所在社会网络中占据最多结构洞的行动者)。因此,个人或组织要想在竞争中保持优势,就必须建立广泛的联系,同时占据更多的结构洞,掌握更多的信息。

占据有利的网络位置,可以利己也可以利人,通过参与 #带一本书回中国# 这样的活动,可以更好地展示这种网络位置,让两个社交网络的人主动联结到你,进一步提升你在结构洞群体中的位置。


特别鸣谢

出国前,在美国的朋友邮寄英文书给我看。出国后,我邮寄英文书给大陆的朋友看。后来经常想到多背一公斤和TEDtoChina这两个项目。想来可以做成一个有趣的新项目:带一本书回中国。

  • 多背一公斤:安猪发起创立的开放倡议行动,鼓励驴友去乡村旅行时带上一公斤助学物资,和当地儿童交流。
  • TEDtoChina: Tony Yet和Oliver Ding创建的公益传播项目,旨在推广TED平台的思想精华

我在2009年时记录下这个创想。此后韫千(Yunqian)在2013年发起了同名网站BOOKtoChina.com,推行这个倡议。

感谢朱颖参与这个创想的测试。朱颖是带一本书回中国的第一位践行者,她在去年带了一本书给在福建省建阳市的李菲玥·Ronnie。

这个开放行动的图片来自Flickr社区,感谢Airplane Mysteries选用创作共用协议发布她的这张相片


微课作者

本微课的作者是Oliver Ding, 他是新四年研究院的联合创始人。他的个人工作室是 Swordi Media Lab


如何召集微聚?

这是一个行动微课,最好的微聚方式就是践行这个倡议,从海外带一本书回中国。然后,在当地找个青年空间,和大家分享你的感受。

  • 联系当地青年空间,落实微聚场地,人数可多可少。
  • 召集3-5人的小聚,轻松随意地找个地方,探讨和你一起旅行的图书的主题。
  • 向CAPE申请组织CAPE Meetup,你可以选择善用网络为主题。
  • 发起微聚时,请在微聚详情那里做详细的自我介绍,不要浪费每一次展示自己的机会,贴出你的个人照片,说说自己的故事,再说说你学习了这个微课的感想,为何想要召集微聚。可以参考这里的邀请函

最新讨论

+发言

本微课下暂时还没有讨论~~

线下活动

暂无线下微聚

研修列表 我要创建

暂无研修

学习本微课学友们

新四年

大三,大四,毕业一年,毕业二年。这新四年,我们该怎么过?!新四年项目鼓励人们重新规划四年,积极探索自我,掌握新四年时期的主动权,迈向自主成长的人生路径。

学友

微课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