话题三:内容复制何时具有建设性的价值?
Oliver Ding 发布时间: 2014-01-19 13:22,共有 160 人浏览了这个讨论

在《话题一:内容集展、内容原创与内容复制》中我们提到了三种内容生产形态:

  • 内容复制
  • 内容原创
  • 内容集展

今天让我们深入讨论一下内容复制,看看它在何种情况下具有建设性的价值。

内容复制和内容盗用

内容复制就是一篇作品完整地复制另外一篇作品。全文转载就是典型的一种内容复制。内容复制通常会陷入内容盗用的非法境地。

合法的内容复制有如下的三种情况

  • 征得原作品的作者许可,然后进行全文转载。

  • 如果原作品采用创作共用协议,内容复制的目的是非营利目的,那么不需要征得原作品的作者许可,直接按照创作共用协议进行就可以了。

  • 文本之外的其他类型内容,允许镶嵌(embed)到外部网站。不需要征得原作者同意。

例如视频、音频、图片、幻灯片、信息图,这几类作品都有对应的分享平台。原作者如果没有关闭镶嵌(embed)到外部网站的设置,那么内容复制时就不需要征得原作者的同意。通常这些镶嵌设置,都已经将原作者的署名,作品的原始链接直接封装在整个镶嵌代码中。

单篇作品的内容复制

就单篇作品而言,从媒介形态的角度来看,内容复制存在两种情况:

  • 同类媒介的内容复制
  • 异类媒介的内容复制

举一个文本媒介的例子来看,一个博客网站的一篇博文,被全文复制到另外一个博客网站。这是同类媒介的内容复制。

同样是这篇博文,它如果变成一张图片,上传发布到了Flickr, 或者收集到了Pinterest网站,它就是异类媒介的内容复制。

让我们再看看另外一个例子:发布在视频分享网站的一个视频。

同类媒介的内容复制:

A. 把这个视频完整地下载下来,在同一个视频分享网站,但是在另外一个用户帐号发布。

B. 把这个视频发布在另外一个视频分享网站,发布在原作者或版权拥有者之外的其他用户帐号

异类媒介的内容复制:

A. 在一个博客网站,创建一篇博文,这篇博文的内容,就是镶嵌这个视频,没有任何其他内容。从媒介形态上看,这是一篇博文,但是内容实质则是一个视频。

B. 在新浪微博上,发表一则微博,内容是这个视频的链接,不输入任何文字。从媒介形态上看,这是一则微博,但是内容实质是一个视频。

媒体层次的内容复制

从单一内容层次到媒体层次,从数量频率上可以看出内容复制的动机。

  • 大量的内容复制
  • 偶尔的内容复制

大量的内容复制显然是恶性动机,复制者的意图就是窃取他人劳动成果。

偶尔的内容复制可能是良性动机,复制者希望复制作品去完成一组作品。

内容复制破坏网络内容生态环境

内容复制对于整个网络的内容生态环境带来极大的伤害。当用户在搜索引擎里搜寻某篇文章时,如果该文章被全文复制多次,那么很可能,原作者的博客不会在搜索结果里被发现。那么搜索者就无法直接找到原作者,和原作者开展交流和互动。

这对搜索者和原作者都是损失。

恶劣的内容复制,删除了原作者的署名,也不给链接回原始出处。这种做法完全抹杀了原作者的创作声誉,砍掉了人们追根朔源的浏览路径。

这种情况导致内容处于孤岛,它的价值大打折扣。

偶尔的内容复制,它的建设性价值在那里?

大多数情况,我不推荐内容复制。在合法的情况下,我们推荐大家采用一些内容集展的技巧,使得单篇作品具有一定的增殖。

在媒体层次来看,有时候需要进行内容复制,帮助完成一个专题策划。

让我们来看一个例子:


TEDtoChina网站2009年7月05日:

《一周回顾:成功的逻辑,努力的真谛》

在6月29日-7月4日这周里,我们发布了7篇稿件。本周我们继续“蔚蓝之心”这一专题。我们也在这周介绍了与TED风格相近的Pop!Tech大会,并分享了TED演讲者马尔科姆・格拉德威尔在Pop!Tech大会上关于Outliers的演讲,此外,我们也分享了香港TED粉丝关于这一话题的书评,以及北京TED粉丝关于TEDx活动的评论。

我在预先规划这一周的稿件安排时,为了引入马尔科姆・格拉德威尔关于Outliers的演讲,我先发布了一篇稿件介绍PopTech大会。因为他虽然是TED的讲者,但是他没有在TED上演讲关于Outliers的内容,这个内容是在PopTech大会上演讲的。

为了加深读者对这个主题的理解,我决定引入Talent is Overrated(《天分被夸大了》)这本书,通过搜索,我找到了一篇香港作者写的中文书评,通过写邮件获得了许可。

Pop!Tech最早创建于1996年,经过多年的发展,Pop!Tech逐渐从早期聚焦于信息技术带来社会冲击的年度会议,逐渐发展成为以聚集尖峰人物、促进世界级变革创想为目标的非营利项目,其品牌覆盖会议活动、媒体和社会创新项目等多个项目。Pop!Tech现在的守护者和执行总监是美国著名作家、未来学家安德鲁•朱利(Andrew Zolli),他于2003年加入该项目。

马尔科姆・格拉德威尔(Malcolm Gladwell)是畅销书 Blink(《瞬间抉择》(又译:《决断2秒间》)和The Tipping Point(《引爆流行》,又译《引爆点》)的作者,他的很多文章也发表在《纽约客》杂志上。格拉德威尔是2004年TED大会的演讲者之一。昨天我们在尖峰盘点里介绍了与TED风格相近的Pop!Tech大会,格拉德威尔于去年10月参加了这个会议,发表了关于影响成功的外部因素的演讲,他谈到贫穷、社会机制以及种族文化限制了某些本来有能力的人成为出类拔萃的人。

昨天我们讨论了马尔科姆・格拉德威尔(Malcolm Gladwell)的新书Outliers,谈论了个人成功的社会机制。今天我们发表一篇香港TED粉丝的书评,介绍另外一本研究成功的新书Talent is Overrated(《天分被夸大了》),该书作者Geoff Colvin认为与大众观念不同的是,人们成功的秘密不在于天分,也不是泛泛而谈的努力,而是一种称之为“有意练习”(deliberate practice)的机制。


从这个案例可以看出,内容(content)背后的语境(context)是决定内容复制是否具有建设性价值的关键。从作品层次到媒体层次,语境(context)为内容生产带来创造增殖的空间。这也是开展内容集展时需要重视的要素。

分享到:

你需要 登录 才能进行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