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概念] 《第三时钟:生物钟、社会钟和执行钟》
Oliver Ding 发布时间: 2014-11-09 13:38,共有 337 人浏览了这个讨论

我的个人信息梳理习惯是不定期设定一些议题,然后根据这些议题来筛选外部信息。与这些信息相关的,我就多关注,重要的我会采取进一步行动。这些议题列在这里:http://Swordi.com/ideas

我关注的议题里没有【时间】这个议题。最近受开智书友会微信群的讨论刺激,才来整理关于时间的资料。这门微课的编写过程,也算是一次内容集展。

前天晚上在微博上说《时间思维》这个微课暂时告一段落,其实是给自己一个暗示:

好了,这个事情弄完了。应该回头发时间在原来的那些议题上了。

不过,大脑不听使唤。昨天(11/7)和今天(11/8),它还在继续思考这个议题,甚至真的创造出一个新的时间概念:

第三时钟

这应该就是所谓的涌现。这次我可以清晰地觉察到这些思考过程,因此可以记录下这个AHA时刻。

生物钟

昨天上午送Adel去公司上班,在开车时和她聊天。说起早晨起床出门的时间安排事情。这几天取消夏令时,刚刚适应过来。我和宝宝早起之后,早晨的时间安排比过去充裕,不会那么窘迫。既然早起,就要早睡。

生物钟在起作用啊。

社会钟

中午去接她回家,下午她在家休息半天。傍晚时我们出门去超市,我说起感觉像是周六。其实是周五。

这周因为宝宝生病,我呆在家里照看宝宝。她的忙季已经过去,可以选择周五时工作或者休假。这周她选择周五下午休息半天。两个人都在家,感觉周末特别长。

上次也发生一件事情,我误因为周一是周日。周一那天我在家照看宝宝,周二才送宝宝去学校,我恢复正常上下班。

周一至周五工作,周六周日休息,这样的作息制度就是社会钟。

社会钟是人们为了社会协作和沟通达成的时间契约,人们按照共同的时间规范来参与社会行动。

大至一个国家的公共节假日,中到公共机构的营业时间,小到一个公司的内部作息制度。还有很多社会规范带给人们的时间安排。

生物钟 V.S. 社会钟

生物钟是来自人们的个体生理机能,社会钟来自外界的社会习俗规范。

生物钟可以从神经科学角度去探寻生理性的规律。

社会钟可以从社会学角度探寻制度性安排的源由。

两者都是可以调整、适应,如果人们不能适应,生活秩序就陷入混乱。

第三时钟:执行钟

今天和Adele去Costco超市购物,路上她在开车时,我爱和她聊天。聊起学习和成功人士,我说成功人士其实除了宏大目标,还在日常每日生活工作中建立一个小系统,固定做一些事情,形成规律性的安排。日积月累,这些行为就达成了大目标。如果没有这些小系统帮助,只有宏大目标,就容易行为瘫痪。

我顺带向她解释了执行意图和行为瘫痪两个概念。

这次聊天启发我的如下思考:

在生物钟和社会钟之间,应该有一个第三时钟。它是人们日常行为生活工作中的规律性安排形成个人时间秩序。

想了好久,不知道怎么给这个第三时钟命名,后来受执行意图的启发,我将第三时钟命名为:执行钟。

掌控你的执行钟

显然,掌控你的执行钟的四条秘诀:

  • 执行意图。让执行意图把生活工作的行为变为习惯,然后成为自动化运作的小系统。
  • 可供性。设置时间环境。
  • 执行钟和生物钟协调,可以让身体机能发挥最大潜能,而不是损害身体,以健康换成就。
  • 执行钟和社会钟协同,可以让个人潜能和社会需求匹配,实现最大化的个人社会冲击效应。

还可以考虑一些其他创意。

回顾

其实在《时间思维》里我写了如下片段:

固定频率形塑行动系统

电视台和报社按照小周期固定频率的模式交付产品,从不拖延。如果我们的生活能够按照既定频率运行,那么我们就会基于频率建构一套行动系统,从而有效地运用时间。

看来今天在《第三时钟》里提出的【执行钟】,其实就是在解答这个假设。

分享到:

你需要 登录 才能进行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