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于Introduction部分的一点笔记
胡柚 发布时间: 2014-06-02 20:26,共有 107 人浏览了这个讨论

端午节前零零星星读完了Introduction部分,作为一个在五线小城生长起来,又辗转在南京读书北京就业的人来说,我对论文中的一些背景是非常熟悉的,结合我自己的一些经验写一点东西供大家参考:

1、关于黑车

「黑车」的存在是经济学规律作用下的必然结果,因为正规的出租车是不能覆盖到主城区以外的。我所接触到的黑车司机,专职做此事的还是非常少,一般都是「兼职」,即:(1)一部分是单位工人或职工(限于国企或者改制企业居多),也都是40或略长一点,都是工作之余甚至晚上拉活;(2)一部分是各国企单位退休或者内退员工,跟前一类类似,但状态悠闲一些;(3)年轻一些如20-30岁之间的黑车司机一般都是做一些个体户或者暂时无业状态,做这个营生也就是为了补贴一下车辆费用或者挣一些零用钱。

前段时间嘀嘀打车和快的打车的出现让黑车受到一些影响,我也惊奇的发现许多五十多岁的司机师傅跟我推销打车软件,这之前,他们是特别爱抱怨智能手机待机时间短、价格昂贵的,这让我感受到了互联网的类「免费」经济模式的影响力。

2、关于「关系」

Key to understanding China is that people are often emotionally tied to relationships, but they are not supposed to express those emotions. Rather,they are supposed to demonstrate their commitment to their relationships by fulfilling the obligations dictated by that relationship.

中国人所谓的「关系」,其实让中国人的社交成为一种「熟人社交」,我的经验是,熟人之间恩怨是非是非常多的,加上时间的发酵,更是一团乱麻。在这样的环境中,公开场合下对「熟人关系」(或者说「面子」)的屈从与私底下内部对这种「熟人关系」中利益不均的不满成了一对矛盾,而且流行的「表明和谐、私下解决问题」的处理事情的风格更是加剧了不满,想象「屈从」与「不满」是天平的两端,不满的加剧也就造成了屈从的加剧,实在是恶性循环。(所谓「不安定因素」大概也源自于此,当然不能否认「不安定因素份子」都是弱者居多,缺乏诉求表达渠道才会铤而走险吧?)

上面说到的恶性循环之所以能够保持运行,也许跟我们根深蒂固的「集体主义」有关吧?我不知道答案。

在这种环境下长大的孩子,很难不被这些所影响。

3、物质解放的初级阶段

改革开放的影响的确很大。

在我的记忆中,从读初中开始(2000年左右),我的那个小县城就开始在不断的修路,然后一直到我读书工作,每个城市都在建设施工,这是发展的一个侧面吧。

物质解放是改革开放的影响之一,吃穿住用行有了改变,之后就是家用电器,彩电、冰箱等,在我所生长的村子里,这些东西最开始的时候很难说是生活必需品,更多的是一种攀比和炫耀,然后才逐渐成为必须品。(我感受很深的一个例子是:村里有年纪大的人传授经验,说是冬天将肉类包裹好埋进雪堆里,可以保鲜而且没有异味,当然,也是免费的;比较起来,冰箱这种人工制冷设备无非跟此种利用大自然的智慧相媲美。这就是消费经济下的一个侧面吧?)2000年左右流行摩托车,后来呢,开始流行汽车,最初是各种面包车,然后就是城市淘汰的二手轿车。

资讯发达,流行文化的泛滥的一个表现是不同级次地区的青年人可以接受同样的流行文化影响,几乎没有时间和空间的差距,典型的如染发、牛仔裤、西方音乐等。

但是关于穿着旧式绿色小红兵风格的衣服、背绿色背包这种怀旧衣着风格表达,甚至拍摄此种风格的结婚照,大概是一种略带含蓄的表达,但我不知道原因,更觉得一些寻求自我认同的解释太牵强。比如那种胸口写着「中国」两字的T恤或者卫衣其实不见得有多怀旧,不过是一种设计风格吧?在我看来,这些也许跟王朔的小说、跟「血色浪漫」「与青春有关的日子」的流行有关吧,经历过那个年代的人开始有了社会影响力,于是自然会有一些群体层面的回忆,并且在传播影响下,出现一些文化影响的扩散(向未经历这个年代的人群的扩散)也是正常现象,跟追星、流行风没有太大区别。

4、山楂(censorship)、信息家长范儿(Information Paternalism)、自我认识启蒙(Identity Revolution)

一切都是中国特色,如果讨论互联网的中国特色,实在不在我的能力范围。但我更愿意认为,互联网是一个去中心的信息提供平台,说一个比喻,互联网提供了区别于以往电视和报纸等单一的「输入」,接触互联网的人通过自己的头脑加工,产生「输出」,也就是有了更多的见识和思考,于是即开始有了判断力,所谓「偏听则暗、兼听则明」。

通过互联网发现自我,我周围的很多人的确在互联网上表现出了不同于日常生活的样子,即便是跟生活中接触的人,也就是同龄/同辈熟人之间,他们互相之间的交流在生活中的表现和网络上的表现也是不同的,我所接触的一些例子是:(1)网络作为年青人逃避家长「监管」的工具和途径,比如传一些BT种子,用网络语言(或者同辈暗语)交流沟通,关注一些异性朋友的社交媒体的状态并试图表达自己的关心等。(2)网络用来跟陌生人搭讪,谈论热辣话题,是很多男性青年的源动力,但是他们做这些事只有一部分人是愿意跟生活中的朋友分享的,更多的是隐秘的;(3)很大一部人将社交工具QQ、微信等作为手机电话簿的延伸,一个重要的原则就是不加陌生人,社交工具不再作为通信工具,而是了解他人生活的一个途径,了解朋友在吃什么、玩什么、心情如何,八卦为主;(4)社交工具作为口头语言的补充,我感觉,有些话题或者表达,不好用口头语言表达,于是通过社交工具用书面语言表达,这也是同辈之间使用社交媒体的一大动力。

5、弹性自我

关于谈论话题的升级,关于所谓讨论话题的升级,从apolitical到political 话题,这点我见到的很少。很大一部分人不知道山楂的存在,一部分知道的人也都表达一种麻木的消极态度。

以上是我阅读过程中的一些零散的笔记,很凌乱。

分享到:

你需要 登录 才能进行回复。

所属微课
弹性自我:中国青年如何使用社交媒体

Tricia Wang(王圣捷)的博士论文《和陌生人说话:中国青年和社交媒体》用“弹性自我”来描述中国青年使用社交媒体的状态,他们倾向于在网络空间和陌生人对话,

学友:9 讨论:5 浏览数:2822

新四年创建于2014-05-01